| 小记 | 大理一年

瓜虫六井 2019-06-28 02:20:46

   

    友人说,在这里生活的一部分人是城市里的loser,避世来的。

    不予置评,这个世界虽不公平,但我相信能量守恒,哪里都有loser,毕竟任何选择,归根结底都会承担相应的内在或外在的责任。


    不过倒是有一部分人呢,觉得呆久了脑细胞会懒散,无所事事反应迟钝,需要每年回一次大城市呼吸雾霾或外出游历,感受高压,对着摩天大厦叹息自己的渺小无能才有更强大的动力。


这并不是一篇标准攻略,

只能算是没什么实质内容的生活小记。

    去年的自我感觉是个打开后坏掉的水龙头,才思如水“哐哐哐”的往外涌,几个月后就剩滴滴答答了,到现在是处于便秘的状态

    

    几年来反反复复在大理玩了几次,这次时间最久,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最初的新鲜热恋期已经完结,开始漫长的磨合期。如今没有太多浓烈的情感能表达,只是在每一个暮云璧合时分远眺苍山和落日,就会想一直留在这里。

    爹妈和亲戚们大概认为我在大理过得很凄惨,离开重庆这个发展迅速的有山有水大城市,跑到这么个落后的边陲小镇浪荡,住客栈,没有一个固定的家,不能住几室几厅的楼房不能好好做饭,如果客栈老板要赶你走,那搬来搬去多可怜。


    似乎没错,而当我的生活轨迹没有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这会另人感到焦虑不安,因为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弯路,不是属于大部分家长们希望的一眼就能看到几十年后模样的日子,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方式,不强求同化和完全理解,彼此充分尊重就是最好的状态。不是夸张,直到现在家里人都没完全放弃劝我回去上班考公务员之类的。


    朋友们呢又是另一种想法,觉得我在大理过得自由洒脱,有勇气去追求实践想要的东西,呆在一个美丽舒适的小地方做着喜欢的事情,纷纷表示羡慕嫉妒恨。


    以上两者,有个共同点就是带入了太多自己的想象,其实我过的不过就是普通生活,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打豆豆,看看海逛逛菜市下下厨房散散步,只是环境和氛围略有差别。


    刚来的时候天天在外面吃,潜意识里还是把自己当过客,漂浮不定,完全没有买菜做饭的念头,大概过了四五个月这种状态才慢慢改变,大理好吃的本就不多,真心吃腻了各种馆子,又有了研究厨艺的欲望,便开始学着煮个菜熬个汤,干净健康又划算。


    换个地方生活,也许会像从高台蹦极一样,有持久的眩晕和心跳加速甚至全身酸痛,但冗长的时光把这种瞬间刺激的后遗症都渐渐淡化掉了


    大家都会都追求安全感,只是不同程度而已,在一个习惯了的模式里做一些掌控范围内的事是最安全的选择,付出额外的时间金钱机会成本去尝试别的,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和愿意的。


    好友总是说,宇宙有一天终将毁灭,那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而我总是用梭罗在《瓦尔登湖》里的一句话回应,所谓的听天由命,是一种得到证实的绝望。即便改变不了他的悲观主义,也要表达我不赞同的立场。放心,在你活着的这段时间以及死后的亿万年里,宇宙暂时不会毁灭,你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度过你的一生。


    大理的夏天,出太阳就想裸奔,下雨就想穿羽绒服,一天能经历四季变化,这么长时间,我依然没有完全习惯,常常处于穿错衣服的尴尬状态,也总是能在雨天遇到同样穿着短袖凉鞋冷的瑟瑟发抖却还一副“任凭雨打风吹去”模样的朋友。


    时长三五好友聚会聊天,说到在这里生活两三年,连苍山都没去过,更别说什么蝴蝶泉双廊小普陀等景点了。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在重庆生活了二十几年,市区里都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所以当你是真的定心在一个地方生活而不是暂居几月或者纯粹旅行,不会着急把各种“必到”地点都挨个走一遍,潜意识里觉得,反正待在这里了,啥时候都能去,然后就拖着遥遥无期。


    这个十八线国际化城乡结合部上,圈子很小,一伙人不管认不认识,由起初试探性的礼貌谦逊,几番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后,故事说了一堆,段子讲了不少。有人只为诗酒孟浪,有人想要疗愈身心,高原的天空和日光具有医生的某种技能,把人的皮肤和内脏一层层剖开,将藏在最深处的潮湿发霉隐隐作痛的血肉悄无声息的滋养疗补,但不保证完全治愈。

    大理几乎一年四季都阳光灿烂,七八月阴雨绵绵的雨季,太阳也会出来打个照面。气候温和舒适再宜居不过,比如人称“云南省大理古城北京区”的某别墅群里就住着众多逃离雾霾修身养性的X产阶级。


    想到北欧的很多国家,虽是幸福指数颇高,抑郁症患者的比率也同样居高不下,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日照时间太少,光线确实对个体的影响不可小觑,它会唤醒身体一天的生物钟,会通过视觉和身体感知影响情绪和精神状态。长时间待在黑云压城凄风苦雨的地方,恐怕路边的花花草草都懒得发芽。

   

    在这里有很强烈的感受是文化丰富多样包容性强,不管种族肤色,粉头发绿头发,不管穿着打扮破烂或华丽,守旧或时尚都不突兀,很自然,你可以尝试任何想做的事,没有人会因为你的特立独行而直勾勾的盯着你看指指点点。


    蒋勋曾说“我们很少与人进行思辨,只是急着发表结论。当然当一个社会里面出现很多不同且极端的意见和看法时,就是思辨产生的时机”


    在大理,“群体文化”并不讨喜,也因此滋生了众多边缘文化的东西,有里程碑意义的创新以及新的思想的产生很容易发生在边缘文化繁荣的时间点。(具体怎么“边缘”就不一一赘述,万一被和谐了呢开玩笑),如此看来大理是很前卫的一座城。想起之前大学时尝试做过公务员试卷,印象很深的一道题,问荷塘月色的作者是谁,D选项是凤凰传奇,当然,可以选D,朱自清先生也不会怪你。


    记得13年第一次来大理时人民路的两侧和中间都还能摆摊,那时坐在路边闲聊,身边卖尼泊尔工艺品的摊主时不时的吆喝“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哎,跳楼甩卖,老婆跟别人跑了,儿子也不是亲生的。。。”,对面弹琴唱歌不怎么好听的小伙子整天单曲循环“我的男朋友,他的要求高,他要胸大屁股翘,我是个小机场,怎么满足他满足他。。。”

    

    可以偶尔听到某个知名导演和伙伴们讨论故事剧本,街头艺人在太阳下排练曲目,可以看见某个餐馆老板背着竹背篓提着麻布袋子去在大菜市场转悠,穿着打扮跟刚从田地里干完活的人们差别不大。还可以看见一群老炮儿在大太阳底下踢毽子玩儿,不经意就碰到三四五六线明星在店里悠哉的小憩,还有一些一百八十线小网红。(当然现在也能碰到)


    那时候走在路上没有人会来搭讪你,如今不管是在早餐店还是走在路上都有人来问你要不要去苍山洱海啊坐索道游船之类的,还有拿着彩线问你要不要编辫子的,每天都被问好多次,虽然心烦,但也习惯了,毕竟都不容易。

    大理并不是完美无瑕的避世桃花源,没有外界渲染的那么美好,都市里有的丑恶这里都有,暴力,肮脏,冷漠,欺骗。


    生活本就是不停的过关斩将,岁月静好都是骗傻逼的。民风淳朴也只是片面,世界这麽大,哪里都有淳朴的人,哪里也都有奸诈的人。你会遇到外地来的车辆被莫名划伤,电动车摩托车被偷,买菜买水果缺斤少两都不算什么了。一些部门的办事效率和城市里一样拖延,常常阴晴不定,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总之他们开心就好。

 

    一些商贩为了方便做生意会刻意把自己捯饬的与众不同,面对一堆义乌淘宝货,声称这个是巴基斯坦俄罗斯淘的,那个是墨西哥土耳其印尼背回来的,满脸都是游历山川河海的故事和不可言语的沧桑,一声绵长的叹息都能引来路过的几个小姑娘一阵骚动。


    人民路的房租短短几年涨到几十万,客栈住宿单间包月几乎都上千,已经赶上很多二三线城市了,也有包月两三百的,就是跟七八九个人挤一间屋子。最近好友在搬家,原因是她的奇葩房东会趁她不在时偷偷进去视察,还逼她交高额水电费。

    物价也贵,但基础设施却远落后与城市,去年国庆节我遇到了人生里,小学之后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停电事故,what?当时确实是惊呆了。去年过年的时候整个古城没有一点节日氛围,一个多余的灯泡都没有,我觉得,如果以古城这种平常都会不定期停电的供电能力,像城市里那样张灯结彩红灯高挂迎新年的话,估计全城都得摸黑吃年夜饭了。


    由于一些小毛病也进过几次医院,不管是古城里面的还是下关市最好的三甲医院,都有个让人头疼的共同点,诊室是不关门的,里面永远都围着一堆人,排队等医生叫名字进去,在围观群众的注目礼之下与医生交流,当中会时不时有人进来打断,体验很不好。不过可以微信挂号缴费,自助在机器上打印报告这点还是比较方便的。


    讲一个本地朋友办理港澳通行证的小故事,当她发现批下来的证件类型与自己申请的不一样并会因此耽误行程时,多次与办理者沟通,得到的回答是“你当时填表格的时候怎么不提醒我??”,朋友反而被斥责了一顿,当我询问为什么不投诉那位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时,朋友说不能投诉,以后还得找她办,是不是很无语很想翻白眼。


    咖啡馆上班的好友向我吐槽,有的客人穿着鞋直接往铺了垫子的椅子上踩,几个人带着蓝牙音响坐在门口,放很躁很大声的音乐,一伙人聊天像吵架。一些拍照的游客把座椅和书本摆件搞得乱七八糟也不整理就拍屁股走人。会遇到有老外进来直接询问无线密码,什么都不买然后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玩起来。当然,不期望所有人都会很有礼貌的询问店员或老板,征得同意之后再进行某些行为,人与人的差别就是如此,多言无用。


    总之,奇葩从不分地域年龄职业,当你遇到了,不要出于礼貌一味退让,那只会让神经病更嚣张。礼貌和素质,只是用来尊重那些值得的人,除此之外,要么无视,要么死磕到底。


    不得不承认,这一年多时间让我对大理的感觉从一个粉丝游客般的热衷逐步冷静为普通路人般的不温不火,要说一直没变的是对这里常年全国排名数一数二的优质空气的赞叹,对洱海的碧波荡漾和环海西路上柔风拂面的依恋,对日常生活里陪伴在身边的朋友和那几家美味小吃店的爱。



   24岁的末尾决定来大理生活,度过了25和26的生日,这是我庆幸并且不留遗憾的选择

不过比起那些在大理生活了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外地人,我经历的也真的是沧海一粟了,所感所想也肯定会不一样。


(13年,背后房子早已拆掉,)


     大理就是个靠旅游业支撑的城市,服务游客这块呢还是不错的,毕竟衣食父母,各位看官该玩就玩,开心最重要嘛。




   记录两个小插曲,去年认识的一个姐姐对我说,“如果我有孩子也差不多你这么大了,好可怕啊”,她说她的婆婆并没有催她生孩子甚至说不要生了,因为觉得生孩子把自己给耽误了,在场吃瓜群众纷纷表示羡慕,有这么一个思想超前的婆婆真是太好了。

    另一个朋友,曾与我讨论恋爱和婚姻的问题,我俩都没结过婚,仍然一本正经的争执了四个小时,他认为婚姻制度终将消亡,并且笃定自己这辈子不可能结婚,还劝我把他的言论记录下来整理成文发表在这里。忙着辩驳他不结婚的观点,谁有空记录,虽然我偶尔也立场模糊认同他的其他言论。我觉得这都是生活的惊喜,意外而有趣。


    下一篇准备实实在在推荐一些大理吃喝玩乐的去处,其实有点自我怀疑要不要写,毕竟当有人问我重庆哪里好玩的时候我都直接说没啥好玩的(作为重庆人这个回答是不是太不负责了哈哈),但是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是有值得推荐的东西,至少会过滤掉某些不值得的。所以期待吗,不期待我还是会写的。比起半年一篇的更新频率,这次不会太久。


以上图文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搞得这么正经,好像真的会被转载一样,老铁们还是按住了转发吧,over)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