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梭岛村鱼鹰表演已全部迁出洱海湖区

i身边 2019-04-26 03:06:58

6月10号,大理市政府发出了一份《关于鱼鹰表演旅游经营项目全部迁出洱海湖区范围的通告》,通告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洱海湖区范围开展鱼鹰表演旅游经营项目和手划船载客活动,且在7月10号前,鱼鹰表演旅游经营项目的鱼鹰、船只等设施设备要全部迁出洱海湖区。6月30号傍晚,金梭岛村的23只鱼鹰、32只手划船已全部迁出了洱海湖区。


7月1号一早,记者来到金梭岛,昔日洱海边上的鱼鹰捕鱼表演已不复存在。据了解,6月30号傍晚,被迁出洱海湖面的23只鱼鹰、32条手划船是大理市金梭岛渔民旅游产业专业合作社的,2012年底这个合作社成立时,村里的50户村民入了股,合作社的收益就是靠鱼鹰表演来维持。


大理市金梭岛渔民旅游产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春炼:“我们开始为什么选择鱼鹰表演,它毕竟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个技能,那么这个技术我们是掌握的,而它相对投入的资金,太大也不是,像我们这种规模也就投入几百万而已,那么几百万也就刚刚有点市场,现在政府出台的政策,这个就不存在了,现在不存在了,现在说实话,老百姓现在钱是砸进去了,没有拿回来,但是政策我们不执行不行,洱海我们不保护不行。”


张春炼说,每年合作社都跟昆明的旅行社签订合同,合同规定游客到金梭岛观看鱼鹰捕鱼表演的人数一年不低于25万人次,而政府的通告发出后,合作社也就面临违约,违约金达到了400万元左右,今后也没有财力再去寻找其他的表演场地。现在,迁出来的23只鱼鹰,每天光饲养费就要花500多元,以后靠什么来维持只能打个问号了。


大理市金梭岛渔民旅游产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春炼:“目前来说,在没有找到鱼鹰好的归宿之前,我会养下去,在我能力能承受的范围内,我能养多久我就养多久。”

据了解,金梭岛村80%的人口都是渔民,在封湖禁渔区,鱼鹰表演能给部分渔民带来一定收入。现在,表演迁出洱海湖区后,这部分收入就归零了。金梭岛村委会主任赵成告诉记者,金梭岛的发展还是要靠旅游业,目前金梭岛已经制定了旅游产业发展规划,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生态旅游岛,让老百姓从事旅游、餐饮、客栈等服务项目,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海东镇金梭岛村委会主任赵成:“整个金梭岛202个院子,把这些村落院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集团化私家产业模式,集团化私家产业旅游发展模式,这种发展村委会就是一个大酒店,不过它由于二星级客栈,五星级酒店,有休闲区域。”


非遗传承不能违法违规

“洱海鱼鹰驯养捕鱼”已经被收录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一纸通告,鱼鹰就不能在洱海上展示它的技能了,这样的话,这种非遗文化还能继续传承下去吗?


鱼鹰学名鸬鹚,原属野生鸟类,以鱼为食,是捕鱼能手,早在4000多年前,洱海渔民就开始驯养鱼鹰,而这一整套的驯鹰技艺,至今仍是驯鹰人世代相教的口语秘传。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变革,与洱海渔民相依相伴的洱海鱼鹰频临灭绝,2009年8月为了拯救为数不多的鱼鹰,在政府的扶持下,大理市喜洲镇的沙村渔民成立了洱海鱼鹰驯养表演基地。同年,“洱海鱼鹰驯养捕鱼”被列入云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鱼鹰驯养人杨玉藩被授予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月岗、杨应珠也被授予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大理市洱海鱼鹰驯养基地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杨玉藩:“这个非遗批下来以后,对于我们渔民、养殖户都比较开心,虽然它没有为我们创造什么,但是我们还是觉得鱼鹰有个家,包括政府也好,渔民也好,鱼鹰终于有个家了。”


而让杨玉藩感到意外的是,今年6月中旬,洱海鱼鹰驯养基地收到了一份大理市人民政府发出的《关于鱼鹰表演旅游经营项目全部迁出洱海湖区范围的通告》,这份通告预示着大理市政府曾经按照《关于规范洱海鱼鹰养殖的通告》登记归档的基地鱼鹰将和那些自发形成的鱼鹰表演场所的鱼鹰一样,都要被迁出洱海湖区。

大理市洱海鱼鹰驯养基地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杨玉藩:“鱼鹰,退出洱海离开水面,它也不叫洱海鱼鹰了,它的生存问题怎么办呢?”


除了鱼鹰的生存问题,其实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如果渔民不能继续在洱海上进行鱼鹰表演,“洱海鱼鹰驯养捕鱼”这一非遗项目,是否也将从此绝迹?带着疑问,记者找到了大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所所长杨建华。杨建华说,“洱海鱼鹰驯养捕鱼”这一非遗项目的传承核心是鱼鹰的养殖跟驯化,并非鱼鹰表演,鱼鹰表演只是非遗技艺传承的一种方式,而当这种方式与法律法规相矛盾时,这种方式就应该被禁止。

大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所所长杨建华:“如何让鱼鹰有更好的生活环境,有缓解矛盾的办法,比如政府鼓励养殖,政府给予补贴,或者适当的、符合条件的,移到水库、库塘表演,这些都是措施,仅能把我们的技艺流传下去,也不能违反相关规定。”


律师:新法优于旧法 批复或将撤回

根据大理市政府的通告,喜洲上关村、桃源村等这些自发形成的鱼鹰表演场所要被取缔,而之前获得正式批复的沙村洱海鱼鹰驯化及表演基地,都将一并被取缔,那么这样的通告是否与政府相关部门的曾经做出过的批复相冲突了呢?


2009年,大理市颁布了《关于对大理洱海鱼鹰驯化及表演基地项目建设的批复》,明确同意基地进行洱海鱼鹰驯养及表演;2012年大理市政府办公室发文《关于大理洱海鱼鹰驯化及表演基地项目正式运行的批复》,同意基地驯化及表演项目正式运营,同年,大理市旅游局又同意大理市洱海鱼鹰驯化及表演基地接待旅游团队,杨玉藩说,就连使用驯养船自己手里都有相关的批复。


大理市洱海鱼鹰驯养基地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杨玉藩:“至始至终,我们是依法依规的,包括批复等等,依法衣规经营,觉得整治是好事,但是我们觉得很突然,因为大家都觉得我们守规矩,这个基地是依法衣规经营下来的。”


据了解,大理洱海鱼鹰驯化及表演基地,从事鱼鹰驯化及表演经营,违反了2014年8月24日新修订的《大理州洱海保护管理条例》:洱海湖区禁止鱼鹰等经营性表演项目。而大理市政府通告也是遵行了新法的相关规定,那么这样的禁止性规定是否跟政府部门的相关批复相冲突了呢?云南展腾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翠艳说,大理市政府发布的《通告》是在现有政策、形式变更的情形下由政府作出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政府性文件,在通告公布之前由政府部门做出的批复,则是根据当时的政策作出的,目前因国家法律法规、形势、政策的调整及上级政府部门的调整,经营者应当遵守符合当下法律法规和政策的《通告》规定的内容,因而洱海湖区不管是自发组织的或者是有批复的鱼鹰表演经营者都应遵守通告规定,在规定期限内迁出洱海湖区。


云南展腾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翠艳:“经批复正式运营的经营者,在因政策变更,导致其自身利益受损时,可以同(批复的)相关政府部门协商解决。”

记者:原金凤 摄像:熊志明

编辑:王幸萍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身边》栏目 身边热线:0872-2222819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