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德令哈醉酒的马匹,洱海迷路的海鸥以及绍兴街河摇橹船上的对酒当歌,他什么都没有看见过

街角民谣 2019-06-03 23:20:19

大家好,我是魔方大厦。又到了吃小龙虾的时节,我烧的十三香龙虾挺好吃的。


长久以来,我们几个(另外两位作者不同意那就当我说自己:-D)把自己对民谣的短浅认知写出来,期望聚集更多有共同爱好的人。我们经常笑侃说我们占据了民谣公众号的四分之一江山,文章突破10W+指日可待,天使投资马上进来,我们可以做“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艺术家”。这都是无心而论,年前和花哥在鼓楼大街路边的小店涮羊肉,提到了坚持一年每天推送的心路,绝大多数稿子都是在班车穿梭北京城的路上写下来的,不分寒暑,比小学生完成作业还准时。


这种坚持我是不能及的。填各种资料时候,技能一栏我都会写上“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可以分分钟入睡”。这是我多年以来练就的本领,所以可见我是一个文盲,并没有读多少书,因为绝大多数人能够在稍长时间的旅途中读完一本书,或是遣词造句出一篇长文。有限的积累导致我没法像花哥一样日日坚持,哪怕是两日,在经历了半年的民谣推荐之后,从前的家底基本被掏空,不得不尝试听一些新民谣,但是很遗憾,听得耳朵生茧也终究没有几首是值得共飨。


新生代的民谣歌手都是北方爱情,南方姑娘,民谣实际上讲求的词曲的感染力,而新生歌手基本都是两者俱差,唱功倒是其次,否则老一辈民谣艺术家里面,左小老师和李志老师要先退到某后去,这两人能混到这幅光景,可见广大乐迷容忍度有多高,为了词曲不顾唱功和外貌。当然,周云蓬的颜值也不高,但是他的词明显比前面两位老师高不知道哪里去了,《不会说话的爱情》拿了人民文学诗歌奖,可见国家对美丑还是有数的。


周云蓬和作家绿妖分开的时候,我是十分愤恨的,但是后来慢慢消解了,大抵是因为他的作品词太有杀伤力,多半人都挡不住。这样说来,有才华的人情感细腻丰富,太过博爱和浪漫,也更有拈花惹草的资本,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最近周云蓬又有新诗集出版,一个好好的音乐人不出音乐专辑开始写诗,说明民谣乐坛已经被一些人糟蹋得够呛。


周云蓬幼时失明,当人的某一个感官功能被剥夺之后,其他感觉会异常灵敏,所有的物象都是在九岁之前的影像生发出来——山下的牛羊,雪白的马齿以及所有的芙蓉花儿和紫云英,它们在周云蓬的诗歌里焕发出比实际更多重的颜色和情绪。一个盲人在经受生活的不公之后没有消沉,却反身积极拥抱生活,投入到人潮的洪流中去并且能独善其身,这是周云蓬最了不起的,他花时间游历了西藏、湖南、上海、山东、江苏、云南……像候鸟一样南北奔袭,只是让黑白的生活染上七彩。而生来满眼光鲜的人,却被很多东西蒙住,对花花世界畏手畏脚。


周云蓬同时悲悯地凝视这个社会,焦虑者你我焦虑或者不焦虑的问题,《中国孩子》《失业者》……这是难能可贵的,也是老一辈民谣艺术家的特质,(敲黑板)麻什么的某些歌手啊多学习。


我在镜中等你归来

坐在镜中望窗外

想起一生后悔的事情

梅花就会落下来

我在镜中等你归来

坐在镜中看云天

想起一生后悔的事情

梅花就会落满南山

镜子照镜子

很多的镜子

所有镜中都要有你

一个小影子

一个老影子

抱着睡进黑暗里

每晚如期而至,送你我们最喜欢的音乐,长按关注街角民谣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