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家大理见了

琦殿 2019-06-16 00:03:34

1、


坐在候机厅里看 Lonely Planet 的《大理、丽江与迪庆》,看到这样一句话:


「火把节把夏天都点燃了,野菌喝够雨水破土而出。七八月的大理没有什么烦心事,除了要担心道路塌方。」


好的旅行指导手册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写得像诗。



飞机延误三个小时,我却神清气爽,如临云端。


这种在机场里等待着的,雀跃而光辉的心情,很久没有过了。


上次是两年前七月初的某天,在北京的公交车上。我在半小时前刚刚挥别当时的爱人,然后收到朋友的信息说,三天后她要带的队临时多了个位子。握着手机摇摇晃晃地想了一分钟,我决定和她一同去西藏。


当天下午,从北京匆忙赶回深圳收拾行李。到机场时正是傍晚,候机大厅被夕阳泼洒成一面碧色湖泊。一个没忍住,拜托了旁边正在玩手机的某位先生帮我拍照。给他比划了好久,他颤颤巍巍地给我按了一张。



旧的生活尚未结束,但感受到新的生活正在到来,迷茫渐散,憧憬降临。


现在也是同样的阶段和心情。别担心,与感情无关,只是刚完成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猜会是人生又一拐点的事情。



我的机舱美容保湿政策做得相当到位,墨镜,口罩,大围巾。又是三个小时后,下飞机出舱门,被凉风蓝天暗金色的云彩泼了一个浑身酣畅,我贼眉鼠眼,在满头满脸的遮挡物下眉开眼笑。


啊,我念叨了多少年的云南。



不清楚机场这边好不好用滴滴,提前跟酒店联系了司机来接。


车是沿着洱海开的。


太突然了吧,我是准备拿一整天来看洱海的,你这样载着没涂口红满脸油垢的我出现在她面前,很失礼哦。



司机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深圳。


司机:深圳啊,大城市哦。深圳的生活节奏很快吧?


……实不相瞒,我在深圳每天有二十个小时是躺着的。


但是人家爱听怎么办啊!说点宾主尽欢的话吧!


于是我说:是啊是啊,大城市生活节奏太快了,来大理我放松一下的啦。


司机满意地继续说:是请了假来的吗?


我:不是,我不上班儿,自由职业,天天在家躺着。


话一出口,感觉刚刚的谎很难圆回,小小的车里变得尴尬无比,我应该在车底!



司机又尝试开口:自由职业啊,那你是怎么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呢?


我:哦,我的生活就是我的工作。


司机艰难地转换话题:来云南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我运用网络冲浪经验迅速思考了一下什么话题最有讨论度,回答:吃好吃的!


司机得意洋洋:云南好吃的很多哦,还是很有特色的,但有的人吃不惯。对了,你们广东人,是不是不吃辣的?


我:其实深圳呢,组成人口比较多元,不只是广东人,我就是山东人。


司机:那你们山东人,是不是不吃辣的?


我:其实我呢,口味很多元,并不受地域家乡的限制。


司机很开心:那你一定吃辣咯!


我:我不吃辣。


司机沉默了,我赶紧往窗外看去。


原来从黄昏进入夜晚,并不是天黑了下来,而是云黑了下来。




终于来到了古城边的酒店,which 坐落在一个阡陌纵横的民宿村儿里。


前台小妹圆圆脸圆圆眼亚麻色短发粉色围裙,一见到我就笑得那年花开月正圆。她一手托起高达三层的果盘另一手勾着房卡,边轻飘飘走着边笑眯眯回头,把我引进了房间


砰,一关门,我还沉浸在恋爱的感觉里,浑身发抖。


房间很完整,有浴缸浴袍超级大的床明亮的化妆镜以及高级的吹风机!吹风机对于女性的旅途有多重要,那些热衷于在床上放块儿锦旗的商务酒店不会明了。


床头柜上我还发现了两对3M耳塞,那一刻我几乎要感动了。如此注重睡眠质量,这是怎样的人文关怀。


然后下一秒钟,我就听到了楼下房间住客擤鼻涕的声音,和新住客把箱子提上台阶的声音,如芒在背,身临其境,杜比5D。


原来如此。


酒店就建在村儿里的马路旁边。介个耳塞,并不是在提升你的睡眠质量,而是在求你不要被噪音气得骂娘。


所以我并不会推荐这个酒店,对不起了可爱的前台小妹妹。


——来自当晚戴了耳塞依然被楼下停车声弄醒两次的人。




2、


第二天早晨,去古城!


妈的,走在二十三四五六度的街头,小天气那么一冰镇,心情太好了,意气风发!


先从南门登城门楼子。跨过六十来对拍结婚照的 NPC,往更里面走去,走走走。城墙离城内建筑很近,我和居民们面面相觑,有老奶奶在二层小楼里的缝纫机前鼓捣,有修太阳能的工人在房顶成为和天空最近的人,有我,一个游客,戴着大墨镜披着大围巾举着大伞,走走走。


越往里走越没人,面前只剩下一对同样在瞎逛的中年男女。


他们隔着半米,走两步,聊两句,尴尬地笑一笑,没路了,折返回来,坐在大树下休息,喝水,依然隔着半米,傻乎乎的,像是洪尚秀电影中尴尬而多情的角色。



下城墙走进古城里,不敢直视夹道迎风招展的店家和疯狂打鼓的小妹,看到有小巷口就立刻右拐冲了进去,又走两步,咦,豁然开朗。


这是攻略里的床单厂艺术园,很小很小所见即所得的一个创意园区。


进了家书店找书看,店里的 BGM 很好听,正准备拿 APP 听歌识曲一下,突然一阵呜呜呜呜的摩托声,短发的老板娘穿着大袍子阔腿裤骑着重型机车来巡店了!


「哟,音乐品位不错嘛。」她一进门就拍了下看店小妹的头:「弄杯咖啡给我吧,我感受一下你现在的手艺。」


亲子教学时光了,我得赶紧溜。



床单厂出来走两步就是个西餐厅,只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是卖素食的。


厨师脾气大得很,等着上菜时听见他在半开放式厨房里狂烈地傲娇:「不要教我怎么做菜,我做的一定是最好吃的。」


居然,果然,非常好吃!对于一个不怎么吃意面の我来说。


就是量未免太小了。



是不是因为我在家里每顿饭都给自己做一整锅,所以感受不到市场上的行情了呢?我蹑手蹑脚地吃着,窃听着周围顾客的声音——


「这吃不饱吧?你们怎么给得越来越少了?」新坐下的姐姐对着面前的盘子惊呼。


所以并不是我太能吃了?我从凳子上蹦起来,欢快地结了账,并买了一个店里出售十五块钱的蓝白条纹布兜子。



在一些地方,阴天等于阴霾和灰尘,在一些地方,在阴天里能感受到干净明朗的阳光。


继续在小巷子里流窜,拐一拐,发现了一所安安静静的天主教堂。


教堂偌大,空无一人,只有我仰着脖子看教堂墙壁上的语文历史书插图。白族的建筑真是可爱,充满了骄傲自豪的书香气韵小心思。



出门从隔壁咖啡厅跑出来一只浑圆的萨摩耶,三秒钟后,又跑出来一只。


正如旅游手册所说,店里不养上几只大型雪橇犬,你都不好意思说是在云南开店界混的。



最喜欢的古城「景点」是农村电影历史博物馆!


刚开始我以为它是一个电影院,兴冲冲去看上映片子,结果告诉我有大量场次的《道路交通安全知识宣传片》。



「为进一步收藏、保护、展示大理农村电影文化,增加古城文化内涵,提升古城旅游品位和档次,促进大理旅游二次创业进程,州市党委、政府在保持原有电影院风貌的基础上,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大理电影院进行改造,将其打造成大理农村电影历史博物馆。」(百度百科)


采撷一些可爱的老电影海报分享给在座各位。



放映厅在播《五朵金花》。右边那两个小朋友是活的!居然是活的!浑然天成!



要往最里面走去,有个超可爱的照片厅,放的是一些村庄的集体合影和大理风俗展示。


看到了歪胡子爷爷,飘逸爷爷,和吴孟达爷爷。



我在每张照片前啧啧称奇,管理员大爷在门口探头探脑,他猜想这位女性大概远道而来凭借照片寻亲?


对不起,可是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未经每个出场之人合力P过的大合照这种东西了。



进行了一番精神饕餮,我满意地走出门,肉体饿了。


在苍洱春吃饭!


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店的名字,苍洱春。我坐下翻了翻大众点评,竟是名店,虽然名店不一定出品稳,但是这里每个菜都好吃!都好吃!



点了木瓜炒鸡和芝麻菜豆腐汤,木瓜是酸酸的那种,鸡鲜嫩得很,芝麻菜很清爽,豆腐就是豆腐啦!


大家的味道都各司其职,搭配得尽善尽美,如花似玉!



晚上呢,人多起来,灯笼挂起来,酒吧音乐放起来,一眼无际地这么望过去,古城几乎就不太能玩了……


对了,我拍了张照片~


美美美。




3、


第三天,去喜洲吃粑粑!


所有旅游攻略都在渲染去喜洲的难度,要么你骑车,要么你租车,要么你跑到古城的一个门去坐公交车,我忐忑地打开了叫车软件,一触即发。


一下车,哇,阳光灿烂,喜气洋洋!



喜洲跟古城不一样哦,没有城墙的,就是自然摊在土地上的那么一个小镇子,像在太阳底下晒一块儿大花布,而你说不清楚自己是踩在这块花布上,还是正晕头转向地披着它。


走进一个寺庙,又是略微破败,空无一人,娘娘很可爱。


每个堂里都摆着桌椅板凳,沙发暖壶,配合旁边的告示单,看出来了,这是个当地中老年人麻将会所。




这里有摊子,没有手鼓姑娘,太好了,有商店,没有车载音乐,太好了,买了根儿冰棍,不甜腻,太好了,买了个粑粑,这么大个!太好了。


热气腾腾,烟火阵阵,炊烟袅袅,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啊嗷啊嗷。




走走走,走到一家咖啡馆,门前是一大片麦田。


进去,是一个小哥哥正在收拾开业。我说,有美式吗,小哥说,美式还要热机器得等个十分钟,我刚做好了冷泡咖啡,你要吗,我嗯嗯嗯。


找了个面朝角落没人能看见我的地儿,我边嘬咖啡,边补涂防晒霜。冷泡咖啡我是第一次喝,味儿原来这么淡,真是古色古香,颇有禅意。


小哥继续收拾屋子,又来了好几拨男性客人,聊昨晚发布的新苹果,屋子里一时热火朝天。


说到这里,我真的生气。早晨刚起化了妆给对象发了张齐头平脸的自拍,两个小时后收到他的回复:我觉得白色的 iPhone X 还是很好看的哦!


那你跟白色 iPhone X 搞对象吧!你们都去吧!GOGOGO!



聊苹果的人走了,又来了一个阿姨,听语气来过一两次了。她无比狂野地,开始了跟小哥的搭讪。


阿姨:哎呀,我们过会儿要去洱海边看一个庙会,听这里的人说他们都去参加庙会了,你知道吗?


小哥:我哪里知道,他们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好了。


阿姨:哎呀,我们下午要去参加一个做菜的课程,好想邀请你去,只是已经人满了没办法了,好可惜。


小哥:没有关系,不用邀请,我一点都不可惜。


我的防晒霜终于抹匀了!于是赶紧回头,想看看这位阿姨,没想到,妈的,一眼是小哥穿着白背心露出结实的小胳膊在洒满蓝天的吧台操作。


不行了,理解阿姨,支持阿姨。阿姨,你把那个花丝巾儿从脖子上拿下来可能更有效果我跟你说。



阿姨怏怏地走了,外面太阳越来越大。


我问小哥,附近有什么不太辣不太油的饭馆吗,我吃个午饭再继续逛,小哥说,给你叫一个吧,就在旁边,我让他们把菜端过来,你可以在这儿吃。


哇!别这么客气,告诉我饭馆名儿就行了,我过去点了端过来!


点了个手撕鸡和炒青菜,我从饭馆里借了本书,喜滋滋地回来在咖啡馆看。


小哥收拾完屋子,去门口小桌椅上吃早饭了。


岁月静好噢!



阿姨又回来了……


我看不见她,她在门外被挡住的地方跟小哥对话,可能是马上就要离开,这次的攻击更加疯狂了起来!


阿姨:你上次说过,要给我照相的啊!不行,你得给我照相。


小哥(依旧冷冷地):过会儿,我吃饭呢。


阿姨:你要给我照,嘻嘻,就是那种男友照,美美的。


小哥没说话。


我坐在屋子里?????阿姨你平时都看了些什么书????


阿姨又进攻: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所以不好意思给我照啊?


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在座子上发出了磅礴的一声「卧槽啊!!!」。



小哥回头向我投来目光,我也投去了一个坚定的眼神,我们达成了此时此地的心意相通!


阿姨也往屋子里看了下。但是她,依然没停!


她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理我了,你对我,就是给一个甜枣,打一个巴掌~


小哥(真的很佩服他居然还在回复):你就不要想着吃甜枣了好吗?


在阅读我这篇文章的年轻女孩注意了,若内心有什么冲动,请去健身房解决。


我的菜终于送到了!!



小哥把他剩下的一个水煮蛋给了我,带阿姨去拍照(88),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边吃蛋,边吃鸡,边吃菜,边看店。


这家手撕鸡大概是我二十多年来吃过最好的了,难道是相当于看春晚后吃的饺子格外香甜?




吃完饭,走路去海舌公园!


途径了很多很有文化的白族小房子~和小标语~

知道这个写的是什么吗?我来翻译一下——「明星榜:张杰、周杰伦、蔡依林、魏晨。」


的确是非常古色古香的。


?


走啊走,天色转暗,麦浪翻滚起伏,远处芦苇花白似山云层层跌落,整个世界只剩我、乌鸦,和田野里突然出现的旅拍团队。


我看是走不到了,于是蹦蹦打车,十块钱到了海舌。


司机放我下来的时候说:我们村的人今天都去洱海边参加庙会了,就我出来跑活儿。


想起了刚刚的阿姨,我莞尔一笑了我。



手册上说,海舌公园的地理形状就像是陆地伸出的一条舌头,亲吻着洱海。这个舌吻的画面我不太愿意想象。


然而公园本园还是很美。


海舌公园非常小,小得像一个午后打的盹儿。这里的树比水更吸引人,有温柔的光影流动,风烟骀荡,转瞬即逝。




因为大理的布很出名嘛所以,海舌公园的好多告示都是用布做的,恰当。




公园里流动厕所的张贴倒是很温馨,谢谢你了,不然我蹲坑的时候真不会这么紧张。




从公园出去,一个人飞快地从等候车队中出列,向我致敬。是送我来的蹦蹦司机。


他们淡季能接的活儿不多,怪不得刚下车时他强烈要求等回去再一起给钱。


旅游手册上又说了:


「负责任的旅行,应该对当地人负责。当地人并非大众旅游的主要受益者,却一定是环境成本的主要承担者,我们提倡,尽量选择入住当地人开的旅店,在路边食摊或者家庭餐馆食用美味,从当地手工业人那里直接购买工艺品。」


我决定从喜洲回古城也坐一下当地的巴士。


路边的超级小巴士风驰电掣,招手即停。我付了八块车票钱,坐在三对观光客小情侣与五个当地白族阿嬷中间,在黑云压阵的公路上往南边行去。


往外看去是苍山,再往后是平行的苍山,起初我还以为那是窗子上的雾气,仔细看才发现那是山后面的山,重重的山。


一个白族阿姨站在小土坡上烧秸秆,叉着腰看白烟滚滚,从我这边望过去,浓浓烟雾正好接连了低垂的山云。她又是谁,变云彩的仙女吗。


背后的男生在和女生读手机里的游记文字,听着耳熟,是我前一天晚上搜索喜洲时看到的同一篇。


天南海北,西学东渐,你看看这些乌泱泱的游客,穿冲锋衣的风衣的短袖的大花裙子的,独个儿的两口子的各怀鬼胎的扶老携幼的,吃辣的不吃辣的,带榨菜的带蛋白粉的,你以为你和他们没关系吗,不是的,能来到这里,百分之八十都看过同一篇游记。


你我总有缘,网络一线牵。


从下车点继续步行回古城另一端的酒店。


天色渐暗,我自作聪明地抄了城外的近道,没想到近道是土路,在雨季的大理泥泞遍布,一步一坑。


路灯欠奉,人声远去,商户也早早关门,我打开手机电筒在微光中摸索前进,双腿乏力,内心凄惶。


奄奄一息时,有个阿姨突然从身后钻出来,问我哪儿有厕所,我说你路边找个店家借借呢,阿姨说非常不好意思,我说那你跟我回酒店我帮你借大堂厕所用吧,阿姨不置可否地,跟在我后面。


我又撑起了勇气拐棍往前挪去,从黑灯瞎火走到华灯又现,将近行至民宿村儿时,回头一看,阿姨不见了。


是不是上天派来陪伴夜路单身女孩的厕所仙儿。




4、


第四天,去苍山!


去苍山不是为了爬山,是为了去寂照庵,吃顿斋饭。


一进庵门,几十亿盆多肉扑面而来。


房上是多肉,路上是多肉,桌子上是多肉,洗手池旁是多肉,刚进门停着一只船,满载着丰收的多肉,房檐上垂落捆捆果实,那不是玉米辣椒,是多肉,院中央一个佛教万字,多肉摆成,肉山肉海,肉大魔王。


寂照庵太小,像个花仙子的居家小院儿。我被疯狂把脸放到景观花盆前合照的人们逼得无处可去,只能缩在角落里盯着面前的一盆大多肉冥想,然后悟了,为什么师太们会热衷于种多肉而不是君子兰,look,这像不像观音大士坐的莲。


另一个角落里盛放着一名活生生的师太,白衣飘飘,神情娴雅,我心生憧憬之意,上前询问斋饭事宜。


师太说,一人二十,我不碰钱,不找钱,你自己把钱投旁边功德箱里,十一点半开饭。


交完钱,我得到了一张饭票,师太又低下头盯着面前的手机小屏幕,我仔细听了听,可能是相声。


啊,师太的眉毛是青黛色的,一笔一划,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永久中式柳叶纹眉,古意盎然,清丽无双。



限量饭票很快发完,不到十一点,院子里已盛满了等开饭的人,像是四海八荒赶来喝村长刚高考完的儿子喜酒的乡亲。


我身边长出了一位专门维护游客秩序的花帽阿嬷,经常冷不丁怒喝一声,制止任何一个胆敢把身躯凑近花盆的人,威风凛凛。只对一个人例外——


一位僧袍大师款款步入庵院,拿出手机对花猛拍。阿嬷站起身来走向大师说,跟你讲,后山还有很多花哦,你可以去看看。大师微笑摆手回复,OK啦,那我都有常来的。


想来这应该是一段台湾的佛缘吧。




开饭了!


太喜庆了。


饭堂里十几个菜盆,主食有米饭花卷馒头,菜有冬瓜土豆南瓜茄子白菜包菜油菜豆芽豇豆茶树菇西蓝花,小菜有蚕豆辣椒豆腐花生米萝卜干,色彩丰富味道浓郁绝对管饱适合拍照非常下饭我了个天,一位阿姨背对着我们在锅台上挥舞着铁锹大的锅铲继续奋力翻炒,吃不饱还有新菜,剩饭者跪香一柱。


几百个人都不说话了,分布在墙角桌面门外埋头大吃,好吃,好好吃,香浓热辣,三军过后尽开颜!




走下寂照庵坐感通缆车上苍山,看到了令人满头雾水的珍珑棋局,转身从另一条小道走,想爬个几十米的山感受感受,横空出现一间茶室。


山上的茶室空无人,一杯茶水三十元,管理员阿姨提着暖壶过来让我自由续杯,转身回去在角落里功放电视剧。


我拿出包里的巧克力,喝了一暖壶开水泡茶,看掉了手机里的半本书,听完了两整集醉玲珑,王爷圣女,苍山洱海,滚滚红尘,三生冤孽。





下午三点时坐索道下山。


一辆辆小缆车像山上山下缓缓飘来的猫,摇一摇尾巴,安静会面。



晚上在古城的大院子里吃了顿饭,与这位不速之客相见甚欢地搏斗了一番。有没有人,管管孩子。



有点想念在家里的佛爷。




5、


第五天,在阵阵雨声中艰难醒来,我累了,我终于累了。


你看我说话,都没有感叹号了。


发的照片,也懒得用滤镜了。


空山新雨后,冻死老娘舅,我裹上一条毛毯,去床单厂的海豚阿德看书,再次包场。


看一篇安妮宝贝写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


「每年春天,都有起动心念,想独自出发,坐一趟火车,赶去洛阳看牡丹,但从未成行。有想法实际的人告诉我,现时,洛阳的牡丹也未必好看了。所有的城市都在商业化,连带它们的物,也无法避免堕落。但我知道,内心持有的这个念头,其最终属性,并非牡丹,而是一次幻想中的路途。」


三年前就想来大理,那时候是因为某个人,后来还想来大理,是在家里写字写得目眦欲裂,把这里作为交稿后的奖励,几个月前活儿终于做完了,我却对大理起了怯心。


人在接近梦想的时候,最有实现梦想的乐趣。一旦触手可得,反而束手无策。


还好独自来了。我对这里毫无幻想,无谓苍山洱海的美与不美,成行只为践诺,上段人生里许给自己的诺言。


长大了,终于见到了少女时向往过的人,站在他面前,说一句很喜欢你。他长了皱纹还是打了肉毒,真人是内向还是健谈,不在乎了,我有失望或者惊喜吗,还想和他发展故事吗,不会有了。


只有一个句号。




继续翻书,Lonely Planet 的《云南》,里面又看到一句:


「野菌类菜品是寻常人家厨房里的大菜,很多云南主妇都有自己烹调野菌的秘诀和曾经野菌中毒过的老公。」


想起第一天去酒店的尴尬旅途中,提到我想吃菌子火锅,司机冒出这样一句话:放心吧,饭店里的菌子都是检测过的,你不会中毒,别害怕。


我大笑着回答:哎呀师傅,我怎么会担心这个?


司机惊恐地说:不要乱说话,在路边普通人家里,真的有可能。


离去机场还剩一顿饭的时间,我决定去吃菌子,再访苍洱春。


左边是腌菜炒肉,右边是炒牛肝菌,酸而微辣,一如既往的好出品,而极力推荐的是那壶梅子酒,入口是四月的春天,甘美清甜。



我在酒劲儿里,一脚踏出了这场梦。






因为不想开着后台,所以就不设置留言啦。

想说啥请在盆友圈的转发语里说!

或者飞鸽传书联系。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