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和皮夹克小姐

少年孤品 2019-06-15 23:36:45

· 以太 ·

是安静,是假想敌,是意淫,是时间的福尔马林。




我知道远方很美,很抽象

来,让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到大理之前,在火车上认识一堆好玩的人。昆明到大理的夜车,人很多,大都是背包过来独自旅行的年轻人。一整夜很无聊,对座一姑娘提议玩游戏,于是周围一堆人聚起来,从杀人游戏到天黑请闭眼。

车到站,一起玩的有四个人去了双廊,对坐那个女生跟别人拼了车,我跟那个带领我们玩游戏的哥们坐8路去大理古城。后来大家只在朋友圈里相见。有人去了色达,有人去了拉萨,有人留在大理。




初见苍山洱海。

订的是一家青年旅社,叫1976。一楼像个小型咖啡馆,有吧台,小舞台,台球桌和桌游,二楼有一幅巨大的星空。




床垫和被子软软的,一夜没睡的我一躺下就睡着了,窗户没关,听得见楼下各种生活的声音。

中午醒来收拾好东西我便出去逛古城了。这时候我还没遇到皮夹克小姐。




大理古城人很多,到处都是打手鼓的声音,和那首烂遍云南大街小巷的 一瞬间。真心觉得打手鼓的女人真他妈性感。




各种编彩辫的小摊。




一路上各种吃喝。


炸土豆。发现云南到处都是炸土豆,大理的好吃。


忘了这个叫什么,吃完炸土豆来一份这个,清凉爽口,去火气。


新鲜柠檬。


烤乳扇和炸乳扇。又奶又酸,味道怪怪的。觉得这东西尝一次就够了。


香草肉。

拨开是这样的,很好吃。


饵丝。吃来吃去还是觉得喜洲的好吃。


五华楼是古城中心,上去可以看到古城全景。找半天入口在一个叫大理宝藏的商店那里。




古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特别多,一个人逛,逛着逛着觉得有点寂寞。



一个人在一个庙里发了好久的呆,打了好久的盹。




洋人街的有没有复兴路那么多,有人在摆摊。在这里摆摊的都是一些出来旅行的年轻人,买的都是一些小物件,赚多赚少无所谓,都是生活。原本还想跟皮夹克小姐一起在洋人街摆摊卖明信片来着,后来我去了双廊,这个梦想再也没有实现。




越走心越累,在一家白族餐馆简单吃了晚饭,就回客栈了。




回到客栈洗了个漫长的澡。后来皮夹克小姐说,她上来了两次,在楼下抽了一根烟上来发现洗手间门还没开,又下去了。




第一次见到皮夹克小姐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她说话声音好温柔。这个世界真的很奇怪,可能有些人遇见一次就再也没遇到,但世上真的有相似的人,虽说人都不同,然而你即将遇到的那些人,可能会给你和你生命中遇到的某些人以相似的感觉。

皮夹克小姐说她今晚要去唐朝酒吧,我正好无聊,便和她结伴了。

后来我们跑大半个古城和新认识的朋友烧烤玩卡牌。深夜从东门走回南门的路上人都散光,光线微弱的地方总有人在弹唱,也许是黑暗也许是吉他也许是大街上空荡荡,这一刻我不再计较它熙熙攘攘商业浮夸,心里有莫名感动的喜欢。




回到客栈,大厅里有年轻的男男女女在轻声聊天。我们爬上天台。看苍山洱海。皮夹克小姐点起一根烟,缓缓说起她喜欢的南美歌手鲍勃马力,尼泊尔的滑翔翼和嬉皮士,和一双走天下的拖鞋。她说搭车的时候一个人的话除了不安全还会寂寞。很多人对途搭反感,其实途是双向的,大西北的车最好搭,因为货车司机要开很长的路程,有个人一起说说话会很容易度过。搭车不是省钱,有时候站半天都没有遇到一辆车,行程便变慢了,需要多住客栈和吃饭。皮夹克小姐是新疆姑娘,刚毕业,从小弹钢琴让她举手投足带着气质,多年叛逆的旅行又让她自身散发着某种莫名的魅力。她轻轻吐出烟圈,我接过她手里的烟,吸了一口,呛得半死。从此我没再那么讨厌香烟了。

皮夹克小姐之所以是皮夹克,因为她在尼泊尔骑行的时候穿着黑色皮夹克,皮肤被晒得很黑,远远看去仿佛和皮夹克融为一体,被同伴笑称皮夹克。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租好山地车,沿着环海西路骑行。先绕到白族村,又下去龙龛码头和才村码头。

海西的风景,是我所见过最美的。




传说中的夫妻树。



花海


到了喜洲,我们任性扔下单车不锁,跑到海舌半岛尽头。







脱掉鞋子,跑到洱海里面。



这里要到八点才开始天黑,回古城已经有些不现实,于是我们在喜洲留下,住的海舌素光客栈。

客栈里有各种惹人喜爱的小物件。


后来去了腾冲才知道,这是情人花和火山岩。


夜晚和皮夹克小姐坐在阳台晒月亮。那天晚上月亮真大。后来风起了我们躲进玻璃房里,窝在沙发上看书打盹。

第二天我的单车轮胎破了,修完之后我们开始逛古镇。喜洲古镇不像大理古城,人不多,很古朴,巷子窄窄的。

有种穿越到八十年代的错觉。





喜洲美食。

喜洲粑粑。分甜和咸两种口感。

咸的像缩小的披萨。

甜的里面是玫瑰花糖浆。吃起来甜甜的有玫瑰花的香味。


炸小鱼虾。洱海的鱼虾。


凉虾和西米露和梅子。


饵丝米线的调料。


煮米线。好吃便宜。


粑肉米线。巨好吃。


凉虾冰棍。


回去路上下大雨。皮夹克小姐和我就在雨中,唱着歌儿,沿着大丽路,骑回古城。


遇见三塔。


重新找的客栈,晚上我们穿着从喜洲买来的裙子和披肩,逛古城。




夜晚古城充斥着各种烧烤摊和街头表演。尤其喜欢晚上九点以后的洋人街。



天堂时光旅行书店。



在小巷子里遇见一个以书换茶的日式小店,皮夹克小姐和里面老板聊了起来。老板是八零后,有一个日本美女老婆,去过东南亚非洲南美中国大江南北,墙上是他旅行时拍的照片和世界地图。现在他隐居在大理,开这个小店。他弹冬不拉。我们说大理比想象中浮躁,他说大理需要生活一段时间。




第二天我决定去双廊看看,皮夹克小姐要留在大理生活。于是从此以后我们只在朋友圈里相见。走之前我问她舍得我吗?她说不呀,因为觉得跟我一起很好玩。其实,我也是呀。一路上遇到那么多人,相处起来最舒服的就是她了。

我开始越来越相信缘分这种东西。

一个地方会因为一个人的陪伴而变得有那么一些些不同,大理因为有皮夹克小姐而变得特别。

以后每当有人说起大理,我都会想起皮夹克小姐轻轻吐出烟圈的样子。

如果有人问我大理是什么?我会很认真的说,皮夹克。

今天情人节,皮夹克小姐要幸福。





*晚安,你和万物





以太
of

少年孤品
摄影_Daisy

按下快门 停格画面 复刻时间 收集人物

这里是以太

独处以慰藉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