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情怀

易铭 2019-03-22 21:07:18

雨绵绵的下过古城

人民路有我的好心情
今天就像一封写好的邮信
等着贴上一枚新邮票
宁愿我的心里没有平静
遗忘的只能剩下美好
过去就像脑海里翻腾的喧嚣
繁星在梦里闪耀


这是《再见杰克》里面一段歌词中的大理,以下是我接触到的大理。


义工经历


图、文/易铭




现在很多人在转发关于义工旅行的文章,也有人问我具体是干什么的,这是我14年夏天在大理做义工的经历,本文章较长。


在高考完的那年夏天,我选择离开家到处走走看看。一个月的暑期工结束后先是和几个兄弟去华东五市玩了两个星期,然后一个人去大理做了20多天的义工。从来没出过远门,实在渴望想要得到从来没有过的生活。



那一次旅行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从上海到昆明,一坐就是43个小时,三天两夜的硬座。火车上遇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坐43小时火车是因为想家了,而我是为了离开家。坐在我对面的大叔带着上小学的儿子回家,他说儿子想妈妈了,因为一直在上海打工已经四年没回家,刚好碰上儿子暑假而我又刚失业所以回去一趟。车上的人衣着都比较朴素甚至能看出生活是很拮据的,不过非常的友善亲切喜欢分享,吃东西都会主动分我一半,这个举动真的让我很吃惊和感动。



BONG与他的125


在昆明去大理的路上也遇到了一位同路的大哥,他把我带到客运站,还帮我付了车费,我去大理他去腾冲。到了大理下关当时下着大雨,我打算自己打车过去找我的朋友bong,但他坚决要开着他敞篷无门提速即流油的125来接我,说不见不散。在下关的那晚上是大理的火把节,是我第一次过火把节。晚上住在bong的公司里面,他打包票说能给我在大理找到客栈做义工,先是在豆瓣找到了一家,然后说明天我们再去古城问问,实在不行就去豆瓣找到的那家。


第二天我们进了大理古城,bong非常自信的说找个客栈做义工有多难,交给我吧。然后我们淋着雨找了一个还是两个小时,最后屈服于天气,他还是拨通了在豆瓣找到的那家客栈,叫叶瑜路15号,去到店里才知道是帮熊出没发帖招义工的。所以最后做义工的是在熊出没客栈,在叶瑜路15号的对门。


五哥和宝贝女儿


熊出没的老板是个大帅锅,常年留着板寸头,嘴上叼着一根红塔山经典香烟,喜欢见人就派烟。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光着膀子,一条长裤都掩盖不住的大长腿,穿着人字拖,自带偶像光环。他的帅更多体现在他喜欢叼着烟不说话的时候,但在我心中无论怎样他都帅!他打量了我半分钟没说话,吐了两口烟后问,打算做多久义工?我说二十来天吧。那你之前有做过义工吗,他问。我说没有,第一次。他说,那你过去吧,我叫老五。但我叫他五哥,五哥话不多,常常说话像是深思熟虑后的回答,通常都是那几个字,起床,吃饭,干杯,你还没喝完,回来记得锁门。在几句简单对话后我就成功踏进了熊出没的大门开启了我在大理的义工之路,没想过这么轻松就找到客栈做义工了,更没必要淋两个小时的雨!


在大理做义工的时候一天两顿饭。午饭两点,晚饭八点,喝酒到凌晨两点,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所以没有早饭。我需要重点说下我在熊出没的伙食,实在太过瘾了!什么鸡鸭猪牛羊这些肯定有,火锅烤肉也有,偶尔吃下刺身,神户牛肉,野神松茸清清肠胃,啤酒喝不完,故事听不完!现在想起来肚子又饿了,真想回去大吃一顿!



可能你会问那我义工需要干什么?要干的事情可多了,前年的熊出没因为没有请清洁阿姨,所以我成了清洁阿姨。我起床后负责换被子,晾被子,收被子,打扫房间。看似简单的工作一般都得忙几个小时,直到下午才能完成。但那段时间我是最开心的,和五哥收拾房间虽然两个人都不说话,但并肩作战。还记得很清楚有一天工作量比较大,五哥叫小卖部送来两包红塔山经典再加两瓶可乐,有一瓶是给我的。虽然只是一瓶可乐,但那是我喝过最冰,气泡最多,最带劲,最心满意足的可乐,是通过我的汗水去换来的一瓶汽水。



在客栈楼顶给花儿浇水


白天只要把该干的事情干完了,剩下的时间我都可以随便去溜达。晚上偶尔会去古城南门外的斋菜馆吃斋菜,吃饭之前会有个庄严的仪式,仪式后后便正式用餐。限量免费供应面对大众,年长者有特权可以直接插队到前排,所以去早了没开饭,去晚了没饭开。用餐过程中不能说话,并响应光盘行动每个人都把食物吃完,最后还用馒头把盘子擦干净再把馒头吃掉。一来惜福二来减轻义工洗碗具的辛劳,弘扬不浪费的精神,素食感恩天地万物的供养,整个过程非常庄重严肃。


斋菜馆的用餐前和用餐后


客栈里还有五哥可爱的女儿,美丽的媳妇甜甜姐,非常有爱的一家三口,让人羡慕嫉妒恨!甜甜姐常常吃饭时让我多吃点,还有叫我快点找女朋友。现在想想还是要辜负甜甜姐啊,还没找到女朋友!以后找到了女朋友还得带回去给甜甜姐和五哥看看。在客栈里还认识了爱做手工的阿龙,喝高了喜欢干一瓶的肉肉,幽默可爱的张祥大哥,像老大一样的鲍哥……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小宝贝儿


大理情怀


白天人民路上有画色彩画的白人老外,做定制皮鞋的外国老头,卖扎染工艺衣服的韩国人,扎脏辫子的白人妹子。晚饭后我会在人民路上瞎逛,寻找街上摆摊的有趣物件和欣赏各类表演。晚上人民路上段有摆摊卖手工编织的日本人,大理四中门口有歌手唱歌,街上有吹迪吉里杜管的骚年,有拉手风琴打手鼓的俄罗斯组合,餐馆里有各种姿势自拍的网红,也有很多为攒路费继续旅行而摆摊的人,当然还有以嘉宾形式出现的城管。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到处都是,我会停下脚步和摆摊的店主聊天,好奇他们的经历,他们一般工作到了10点多就会去坏猴子酒吧喝酒聊天。而我也是在坏猴子认识到了很多朋友,和见到了各种形形式式的人。但在我第二年去大理的时候已经基本上没看见以上所说的身影了,不知道是没碰见,还是已经转移阵地了。



街头艺人和城管


坏猴子是我经常去的酒吧,因为听说那里挺好玩,什么人都有比较杂,老外较多,消费不高。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坐在吧台看了两小时乐队表演,喝到第三扎杯啤酒的时候认识了贞贞姐姐,她在内蒙古当小学老师,是个很热情,很可爱的大姐姐。她把在大理的朋友都介绍给我认识,很愿意跟我聊天,也告诉我很多不知道的事情。让我多交朋友,一个人出来玩就应该多交各种各样的朋友,开阔自己的视野。从那以后每晚我都会去坏猴子玩,喝完酒一起去洋人街吃夜宵。因此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小北京,小白马,文哥,翀哥,海棠,阿牛,firegun,咸鱼,小慧,阿豪……那段回忆相信大家都怀念,有机会咱们再大理见吧!



14年在坏猴子门口我和满舒克的合影,文章开头的是他的音乐作品。


对于大理的感觉就像是第二个家一样,可能是因为有一种不愿离开的美丽吧。但在我15年暑假再回去大理的时候发现什么东西都变了,摆摊的都卖夹头发上的小草,唱歌的都躲在洱海门,在人民路中段一年连开了三家名创优品,而且有两家是山寨的。形形色色的人逃离大理,大理不再多姿多彩,我不愿相信大家所说的大理已死。但如果五哥离开大理,可能我就不会再去大理了。







归根到底,喜欢大理还是因为熊出没和一帮朋友,现在很多朋友都离开了大理,而熊出没也正在在转让了。很幸运我去了熊出没做义工,让我有了一段宝贵的回忆和一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朋友,我们不分年龄不分彼此。




写了这个大理情结,感觉像是给熊出没打广告似的,但所言属实还真没有打广告!如果你有机会去大理旅游,趁熊出没还在,你一定要去这个号称大理最帅客栈老板开的客栈。品尝一下他亲手派的香烟,亲自泡的茶,还有亲自炒的菜。五哥绝对是个好的老板,所以我也把我的好朋友小雅也推荐去做了一个月的义工,小雅也很怀念在熊出没的那段时光。



义工小雅!(小雅说我不发她的照片就杀了我)

温馨提示


做义工的时候我在客栈里面吃饭,睡觉,喝酒都不花钱。我只需要付出劳动就能换取住宿,我真切的明白了只要肯付出就会有收获的道理。不过前提是要遇到一个好老板,有时候付出也得看向谁付出。我在旅行之前本来是计划去青岛做义工的,但后来因为bong的怂恿之下来到了大理。而原来联系那个青岛客栈的老板就很不友好了,我加到那里一个义工潇雅姐姐的微信,她没那么幸运了。她跟我说那个客栈的老板要求她们把身份证压在那里,后来工作量巨大,伙食巨差。最后她只做了15天就带着朋友逃跑了,但身份证没有带走,因为老板以未做完一个月义工为由拒绝她的请求。最后事情发展如何我不清楚了,如果做义工需要任何证件做抵押的话,跑之!正如五哥所说:“去哪里找像我这么好的老板!”这个我很同意,如果我遇到的是青岛客栈那个老板而不是五哥,结果就不一样了。



街拍五哥!


如果你担心做义工的安全问题或一个人旅行,我也能理解,不过我认为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很美丽的。不需要担心太多你所不了解和不受控制的,但可以亲身的去了解去证实你所不知道的。有时候亲眼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还去相信耳朵听到的么。成功踏出第一步,就会发现还是那个鸟样而已,只不过没踏出第一步,你不知道这个世界能有多美好和能有多险恶。


『感谢阅读』







从即日起凡关注本公众平台,将并没有什么好处。

希望大家持续关注,敬请失望!



个人微信号zsym9796】

-

- 分享我的旅行趣事或生活囧态 -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