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古城

老杨学语文 2019-07-07 02:20:08

大理古城

|老杨

(大理古城    图片来源于网络)

   引言:我去过丽江古城两次,两次都上当受骗。怪我智商不够,只好写文来凑。所以,当写好文章回头再看的时候,觉得对丽江过于挑剔。我认识很多丽江的朋友,包括我笑容可掬的二舅娘,也是丽江的。他们热情豪爽,毫不做作。从丽江至泸沽湖的路上,如果你停车问路,当地民众也会不厌其烦地伸了胳膊告诉你。所以,喜欢丽江的朋友,还请见谅我的偏执和狭隘。  


 

    当现代文明如洪水猛兽般冲击而来,根植在国土边陲的云南,少受其害。近些年来,文明一度高举铁锹,开着挖掘机从原始的高山原野渗透蔓延,高楼拔地而起,罅隙里,溢满了霓虹闪烁。唯独乡野古城,有意无意,还保留了部分原味。

  作为云南人,不知古城,犹如不知高山盘旋一般,是卑怯的。

  近些年来,也走过不少古城。去建水古城,时日已久,依稀间,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和顺古镇,门票较贵,入口处,一大片金黄的菜花田畦。进入古镇,依坡上行,木楼林立,古生古色,倒是也有几分雅趣,至于店铺情节,行货如何,也早就模糊不清了。

 

  除此之外,我们该说说丽江古城和大理古城了。——对于省外之人而言,云南古城,最有丽江和大理古能贴的上古城的标签。

  丽江古城,美在夜晚的灯火旖旎和城池的喧嚣。这里有酒,这里有故事。点开百度搜丽江,还会有一个敏感暧昧的词汇赫然可见——艳遇之都。当然,这里的酒,初品是甜的,过后回味,往往苦涩心头。这里的故事,往往不够踏实。在古城北门,我就曾经见过一个扮相妖艳的女人,酒气冲天,揪住一个男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男人束着长发,双眼上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周围的人围着看,几个小贩置了水果担,缩了手,置若罔闻。其中一个,呵呵笑,嘴里念叨着:“没见过吗?真是的!”

警察来了,女人摇摇欲坠,断断续续地说:“他刚请我喝酒,……就要我陪他!他对我有非分之想!”大家都哄笑了,都说着,你不陪他,却要喝他的酒,不要脸。于是大家都散了,觉得在丽江,还遇得上这样的女人,真是无趣。

  有那么一段时间,丽江古城实行入城收费制度,结果断了游人,关了店铺。估计是管理者想想也不合理,用古城打了个草稿,结果和预期并不相等,于是又拿走了收费制度。只是收费牌楼还在古城入口处高高耸立,宛如失贞少女新婚,却把染血的亵衣高挂洞房门口。城里的店铺,多数都是外地人在打理,所以随意哄抬物价也算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丽江古城是美的,但它是现代文明嫁接原始屋舍的畸形产物。它的美如烟花如泡沫般炫目,却容易破碎,存时短暂。

  大理古城不然。街道两旁的民居多数为低矮瓦屋,檐头生草,面门或以垂帘为幔,或以红门围遮。在屋宅小巷,均有头戴包头的老人摆摊贩卖卷状烤乳扇,凉虾。如果你够细心,你还会找到那么几个老人摆了纹了红花的绣花鞋。不用和他们讲价,也不用觉得上当受骗,乳扇十元,凉虾五元,绣花鞋十元到十五元不一。够便宜了。

  走在街上,没有匆忙的行色。大家都是淡泊从容,挑挑花,看看水,试试金花的衣服,阿鹏的也可以套一套,反正老板娘是不会挑剔你的。他们认为,你进去店铺,是增加了人气。她们不管老少男女,都会笑咪咪地说:“阿妹,这(zi,二声)个(guo,二声如)衣裳(sang,一声)你穿(cuan,一声)么最合(huo,二声)适了。”或者是“阿弟”的亲切称呼。这不禁让我想起丽江有个店铺,几个小姑娘站在门口,说着培训好的广告语:“帅哥美女快进来,老板娘不在偷偷卖,说好五十块,还可以减十块。”押韵和谐,真是耽误了原创的这位大诗人。

  有人曾经这样比喻过丽江古城,说丽江是涂了层层粉底浓妆艳抹的女子,让人远看心旌摇曳,近看掩鼻。而大理,就不用多说了吧,如果你了解的还不够,也不用非得走进大理,去看看金庸琼瑶剧,你就会对其产生好感了。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