洱海至此剧终

青春风杂志 2019-06-25 19:42:46


 

文/苏繁烟

 

VOL.01

 

梁周周清楚地记得迈入2014年的那个片段。冬日的凌晨,街上霓虹闪烁,人影寥寥,空气凛冽。

 

一群人热烈地跨过新旧交替的时刻,在街头正准备分开。

 

梁周周穿了一件肥大的羽绒服,她张开双臂开心地向天空吐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转头对陈朝说:“陈朝,你过来闻闻,这里的空气是草莓味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能不是草莓味的吗?徐璐带过来的草莓蛋糕上面满满的一层草莓都被梁周周吃掉了。

 

陈朝沉默了片刻才回梁周周:“那么爱吃草莓,回头带你去水果店随便买。”

 

就在那片刻,梁周周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陈朝笑着和徐璐说了句什么,然后递给了她一个绿色的盒子。

 

那个小盒子是梁周周的,里面有一粒绿箭牌茉莉花茶味的薄荷糖。

 

这个细节让梁周周突然感到不安,所以在有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她拉上陈朝第一个冲了上去。

 

坐定之后,陈朝有点尴尬,他低声说:“这么急干吗,应该先送女生。”

 

梁周周笑嘻嘻地攀住陈朝的胳膊:“一共就俩女生,你都送了,让其他人怎么表现!”

 

陈朝的语气平静,但梁周周总觉得他的眼神里有了她读不懂的东西。

 

回到出租屋,梁周周去浴室洗澡,陈朝直接倒在了床上。从浴室出来时,梁周周对陈朝说:“我决定了,今年公务员考试就报你们单位啦!”

 

陈朝没有回应,他睡着了。梁周周蹲在床边看陈朝,他应该算得上是个不错的青年:长得不错,眉目清秀,身材颀长;工作也不错,2012年考上了公务员,现在是一名司法警察。

 

大家都觉得,梁周周与陈朝谈恋爱,那就是撞了大运嘛!

 

梁周周自己也这么觉得,所以很多时候,她除了努力与他在一起,还很小心翼翼维持着这段感情。

 

VOL.02

 

凌晨两点,梁周周还没有睡,她盘腿坐在地板上,好像在想些什么,脑海里又没有完整的画面。

 

坐了许久,梁周周觉得自己饿了,起身去翻冰箱。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迅速穿好衣服下楼,她觉得自己饿得能吃掉一头大象。

 

这座北方城市的夜生活一点儿也不丰富,尤其是冬天,饭店早早就关了门。沿街走了好久,梁周周才看到一个小店,上面没有招牌,只有一块挂着彩灯的板子,上面写着——火锅。

 

梁周周推门进去,房间好小,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锅里的清汤正沸腾着,一个男生正往里面加甜玉米。

 

男生问梁周周的第一句话不是“想吃什么”或“打烊了”,他问她:“失恋了?”

 

“我只是想吃火锅而已。”梁周周回他。

 

“大半夜的暴饮暴食不好。”男生说。

 

“我想要辣锅,放很多的鸭血和豆腐。”

 

“因为失恋了暴饮暴食真的对身体非常不好!”

 

“嘁,你到底哪只眼睛看到我失恋了!”梁周周终于怒了。

 

男生笑了笑,说:“凭感觉啊,你不是很漂亮,又像是把感情看得很重,如此展现出的心酸窘态,不是失恋了是什么呢?”

 

是啊,一个女生半夜三更披头散发出来吃火锅,绝对不正常。

 

那天梁周周到底也没吃上火锅,男生给她下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窗外是冰冷的夜,梁周周坐在简陋的小房间里吃了一整碗西红柿鸡蛋面,因为太好吃,以至于烫伤了舌头。

 

男生说他叫骆城,理想是开一家味道好过海底捞的火锅店。

 

为什么味道一定要好过海底捞呢?

 

骆城说他喜欢的女孩特别喜欢吃海底捞,所以抛却了这个她以为乏味的城市和他,去到了新的地方。

 

你看,有时候事实就是如此残忍,味道比情感更能直抵内心深处,爱与不爱,只隔了一顿火锅!

 

VOL.03

 

梁周周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六点,陈朝醒了,正坐在床边抽烟。他没有开灯,窗外昏黄的光将他的轮廓衬得分外寂寞,烟火明明灭灭,梁周周觉得好伤感。

 

陈朝开了灯,他看了梁周周好一会儿才说:“周周,我们分手吧。”

 

梁周周咬着自己的嘴唇,显然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快,而她又不知道怎么拒绝,所以只是说:“好啊,那你还会带我买很多很多的草莓吗?”

 

“当然。”陈朝应得利落。

 

那天中午,陈朝带着梁周周去水果商店买草莓,空运到货的草莓,散发着香甜的味道,陈朝阔绰地全部包了,让周遭买水果的人羡慕不已。

 

也是那天,梁周周抱着一箱子草莓看陈朝将他自己的物品一一打包好离开出租屋,他走得像是很轻松,只带走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梁周周明明记得,他们搬进来的时候,光陈朝的行李就装两个大行李袋。

 

如果这样想来,陈朝以前那些不经意将东西拿到单位的瞬间就变得合理起来,似乎从很久前开始,他就准备脱离她的生活了。

 

陈朝离开后,梁周周全方位立体式地打扫了房间,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冬日的午后,阳光照进房间,能看到细小的灰尘在光线里跳舞,能闻到新换的床单上淡淡的薰衣草香。

 

梁周周一边给草莓去蒂一边回忆着她和陈朝遇见的那个场景。

 

那是2012年5月,医药大学的校园里开满了丁香花,梁周周背着大大的书包,在校园里奔走发公务员考试培训学校的样题广告册。其实梁周周并不记得自己是否给陈朝发了广告册,可当考试结束,梁周周发完最后一点儿广告册准备离开的时候,陈朝拦了她,他说梁周周是他的幸运女神。

 

2012年的梁周周是怎么样的女生呢?她正处在大三的尾巴,长得不高,又瘦,灰色的卫衣外面套了一件明黄色的广告马甲,像一只发育不良的南瓜。

 

在梁周周的记忆里,那时的自己是非常狼狈的,可陈朝曾说,梁周周,你知道吗?你是闪着光的!

 

因为这一簇光,梁周周和陈朝走到了一起。虽然后来梁周周也对比过当时她发的广告册和公务员考试试题,似乎并没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梁周周一度怀疑是陈朝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许这是她命中注定的爱情。

 

只是,这场爱情,对梁周周来说,来得突然,去得也匆忙。

 

此时,她将草莓洗好切好,放上砂糖腌制,然后站在灶台前熬草莓果酱。

 

熬煮,搅拌,挤柠檬汁,与陈朝有关的记忆,就这样终结在一锅草莓酱里,没有狗血般无休止的彼此折磨和生离死别,也算得了善终,梁周周想。

 

VOL.04

 

梁周周生病了,在陈朝离开的第二天,大抵是最近吹多了夜风,她发起了高烧,在被窝里烧得汗流浃背。

 

梁周周拿起电话,却发现常联系的人里面,除了客户,只有陈朝,大学时的三五好友,毕业以后也纷纷去了别的城市。

 

这样一个本该很美好的小长假,过得支离破碎。

 

梁周周起床开冰箱,依旧空荡荡,只有几瓶草莓果酱泛着红莹莹的光。

 

梁周周将果酱打包好,然后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似的出门。

 

因为是一条笔直的路,梁周周很快就找到了骆城的店。

 

屋子里两张桌子边上围满了人,骆城正忙得不亦乐乎。

 

看到梁周周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继而才说:“是你啊?现在没位子,要不然你到后面先等一等。”

 

从后厨穿过去,有一个小房间,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桌,桌子上的电脑屏幕里,一对男女笑得灿烂,背景是九月的洱海。

 

梁周周将果酱放在桌子上,她的头有点晕,便靠在床上等骆城忙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周周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手臂上输着液,而骆城正坐在桌边往面包上抹草莓酱。

 

晚上九点,看到骆城在吃东西,梁周周不争气地饿了,骆城见她醒来,给她端了一份清粥小菜。

 

梁周周忽然很感动。在这样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她本没有了留下来的理由。甚至就在元旦之前,妈妈还打电话过来问她:“要不要回家乡工作?家里可以为你找一份比较安逸的工作。”

 

可就算没有留恋,梁周周也不想回去。此时,做过半年地产企宣的她看着骆城说:“要不我和你一起创业吧。你做火锅,我做宣传推广,还可以做一些手工甜品来卖!”

 

骆城顿了顿:“梁周周,你不会烧糊涂了吧,一个女孩干吗要创业,多辛苦。”

 

梁周周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烧退了,没错,她现在十分清醒,她忽然觉得应该做点大事,生活不是只有爱情,还有脑子和胃。

 

“就这么定了!我回老家陪爸妈过完年之后就回来上班!”梁周周笃定地说。

 

骆城恨恨地咬着土司,他才是老板好嘛。

 

只是,他没有拒绝。

 

VOL.05

 

梁周周再次见到骆城的时候,已经三月,那天,这个城市下了一场大雪。她背着大包小包站在店里的时候,头上的雪花还没有化。

 

好像工作也是即刻开始的,她从包里掏出健康证扔给骆城,便放下东西帮他洗菜,切菜,擦桌子,洗碗,做什么都不含糊。

 

那晚,梁周周还从自己的出租屋搬来了烤箱和简单的模具,给骆城烤了巧克力麦芬蛋糕当消夜。

 

梁周周这么勤奋的原因是,春节那天,骆城给她发了个短信,告诉她他在海河路租了新店面,请设计师设计的时候特意给她留了一个甜品角。

 

骆城还给她发了店面的效果图,基调是暖黄色,白色的桌椅,墙面是手绘的各种相逢图,各个年龄层的。火锅店名——归来,宣传语:只想和你一起吃火锅。

 

梁周周做了半年地产企宣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大批媒体圈的人,她给骆城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平台,名字是:小老板在卖火锅!她还请一个摄影师朋友到新店面给骆城拍了一套略显清新的工作照。

 

这还是梁周周第一次借工作之机仔细地观察骆城,他的身形高壮,却不显臃肿,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白衬衫和印了店面LOGO的棕色围裙,工作时竟让人觉得心里一暖。

 

归来开业一个月的时候,骆城给梁周周包了一个大红包,一个多月的推广,无论是各种点评网或者朋友圈、美食营销账号,纷纷被小老板折服了。

 

从那时候起,骆城这两个字被小老板代替了,梁周周也经常被公众平台上收到的消息搞得风中凌乱,有求小老板请吃火锅的,有请小老板帮忙说服分手的女友回来的,还有烧香拜小老板求发财的!

 

这些调戏小老板的消息,梁周周都是忽视的,直到有一天,梁周周登录账号时,看到有一条信息是:骆老板,我能回去陪你一起吃火锅吗?发信息的人昵称叫蔚然如梦。

 

鬼使神差地,梁周周回了三个字:不必了。

 

VOL.06

 

共事半年,梁周周第一次和骆城发生了争吵。

 

当时梁周周正在操作间里准备第二天要卖的木糠杯,骆城举着手机质问周周:“你在微信上对程蔚说了什么啊?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的感情指手画脚!”

 

周周停止打奶油,抬头对骆城说:“你这样有意思吗,好马都不吃回头草的!”

 

“梁周周,你别不识抬举!你以为谁都像你,一场高烧之后就什么都忘了!我没你那么薄情!”骆城显然被激怒了!

 

可是,梁周周也是真的生气了,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翻旧账!她薄情?太搞笑了吧!爱情是进行时,不是用所有的时间去怀念一个先放弃的人,最最愚蠢的是,他还巴巴地等着她归来!

 

梁周周将手伸进奶油盆里,然后狠狠地将手上的奶油全部抹在了骆城的脸上,如果可以,她甚至想砸了这个店的招牌!

 

归来?骆城真是傻极了。

 

梁周周罢工了!她先去做了指甲,然后去这个城市最好的日料店大吃了一顿,在商场扫了一圈货之后,又买了夜场的电影票。

 

电影结束从影院出来的时候,梁周周竟然遇见了陈朝,他们一行人从KTV出来,狭路相逢。

 

这画面,和跨年时散场的画面还真是相似啊,只是陈朝手臂上挎着的是徐璐,而梁周周提着各种购物袋,活脱脱的一个女金刚!

 

有人说梁周周胖了点,有人说梁周周越来越有气场了,在这样的深夜,最后还是陈朝打破僵局:“太晚了,我和徐璐送你回去吧。”

 

为什么呢?再见到陈朝,梁周周竟然一点都不恼,见到他和徐璐在一起,也没觉得尴尬。

 

陈朝开车送梁周周回到了出租屋,远远地,梁周周看到骆城站在楼下玩手机。

 

梁周周下车的时候对陈朝响亮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在路过骆城的时候,抬腿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骆城朝着楼道喊:“梁周周,我能和她一起吃火锅啦。”

 

VOL.07

 

在骆城心里,有一个与爱情有关的结。所以他一直努力,等着有一天,打开这个结。

 

程蔚就是骆城的结。

 

8月的末尾,程蔚回到了这个城市,她袅袅婷婷地站在骆城面前,依旧美丽恬静,她也像其他跟风的吃货一样,软软地说:“小老板,我回来陪你吃火锅啦!”

 

这句话,骆城等了快两年。

 

两年会发生些什么事呢?对骆城来说,他瘦了,很挺拔,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穿浅色的休闲装,又利落又温暖。事业也从最初两张桌子的小火锅店,变成了这个城市里有口皆碑的品牌店。

 

程蔚回来半个月,骆城陪了半个月,他们一起吃过的餐厅,一起走过的路,那些甜蜜的时光,如电影般回放。

 

骆城以为,程蔚不会再走了,可程蔚却说:“骆城,以前我的梦想是到一个有海底捞可以吃的城市,可是现在,我喜欢上了在路上的感觉!我一直觉得,有梦想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还有一个梦想便是你,我想,有一天,我会回到最初的梦想,永远与你在一起!”

 

程蔚说这些话之前,骆城收到了梁周周的短信,上面写:小老板,我准备辞职,请批准!

 

骆城给梁周周回电话,还没开口,程蔚便说了这一大段梦想,这些话一字不差地落进梁周周的耳朵里,她愣神了好一会儿,在骆城说话前,问了一句:“有梦想好啊,小老板,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是啊,骆城看着程蔚想,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而梁周周,放下电话之后,坐在床上用拳头猛捶被子!骆城啊,你说你是不是傻啊,如果两个相恋的男女用这种方式谈论梦想,本来就很诡异啊!

 

VOL.08

 

骆城觉得,他不应该阻挡一个女孩追逐梦想的脚步。

 

所以,程蔚走了。

 

所以,梁周周说辞职,他没有应,但也没有主动去邀请她回来。

 

骆城需要时间思考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最近到归来吃火锅的人都觉得,归来的氛围不如以往热闹了。那个说起吃眼睛会放光的小助理不见了,甜品角的展示柜也好久没有摆小甜点了。

 

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啊,火锅的味道也没有变啊,为什么会觉得不一样了呢?

 

有越来越多的人问骆城,小老板,那位整天忙忙碌碌的小助理去哪里了呢?也有人直截了当,说归来不如刚开业那阵子了,是不是有点成绩就翘尾巴了?

 

归来不如以往,骆城从营业额上就看出来了。梁周周不在的一个月,营业额明显下滑。骆城虽然有点傻,但是他不会和钱过不去,眼看要到十一了,他必须得振作起来迎接黄金周!

 

打到第四十九个电话,梁周周终于接了。她依旧是抢话大王的作风,声音却是弱弱的,她说:“小老板,我想回去上班了!”

 

有顾客说,一个餐厅红火,除了食材和味道等硬性指标,还要看搭档合不合财。小老板,我们觉得你和小助理最合财啦!

 

此时,小助理正站在甜品角里,一边打包外带甜品,一边兴高采烈地和旁边等位的姑娘们聊最近热播的韩剧。

 

骆城还记得梁周周孤单地吃掉一大碗西红柿鸡蛋面的样子,他觉得她一定是那种独来独往的女生,受到伤害,便会一蹶不振。

 

时光证明,骆城看人有偏差,梁周周是个倔姑娘,脾气小暴,但做事一丝不苟,对食物很敏感,做得一手好甜品。

 

最最关键的是,有很八卦的顾客说,小助理喜欢小老板啊。

 

小老板小助理什么的,让骆城打了一个激灵,他忽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VOL.09

 

梁周周没想到,程蔚会加她的微信。

 

蔚然如梦,个性签名是:我在追梦,你在等我。

 

程蔚和梁周周说的第一句话是:告诉我一下骆城的联系方式呗,我联系不到他了。

 

骆城的手机在采购的时候丢了,由于号码年代久远,又不是实名登记,补不回来,只得换了新号码。

 

梁周周不回她,她又写:看到留言回我吧,他一直不用QQ、微信,打不通电话就真的找不到人了。我在你们微信平台上求了好久,那边只是给了我你的微信号。

 

梁周周想:等上班了一定看看是哪个家伙把自己的微信号卖掉了,她一定请他吃一顿排山倒海!

 

梁周周觉得她需要征得骆城的同意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别人,所以在第二天上班等了一上午都没见到骆城之后,才给他打电话,骆城接电话的声音很小,他说他去北京参加婚礼了,回头说。

 

后来梁周周将这些讲给妹妹听的时候,00后的妹妹一直在笑她,周周姐,一个电话号码而已,问什么骆城啊?你这明明就是矫情,还带了点儿狡诈!

 

一针见血。

 

梁周周没有否认,她的确有私心。

 

所以她想骆城的电话来得慢些,再慢些。

 

骆城一直没有给梁周周回电话,只是在第二天,店里负责行政的姑娘激动地通知:小老板为了犒劳大家黄金周加班的辛苦,从明天起统一带薪休假十天。

 

一个生意火暴的店停业十天,老板也是够奇葩的。梁周周正想打电话问骆城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就见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上面是机票信息,明天下午飞大理的。发信息的人是骆城,他还写,我在大理机场等你。

 

十月末的洱海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几天前,梁周周曾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在与陈朝谈恋爱的时候,梁周周就想去大理,只是那时候手上没有很多钱,就总想着等一等,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一开始,梁周周是很雀跃的,不过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知道骆城的电脑桌面还是他和程蔚的洱海合照吗?

 

好不容易提起的兴致瞬间被击破,不过梁周周还是默默地收拾好了行李,终究可以去大理了,不是吗?

 

VOL.10

 

梁周周辗转到大理机场时,已经是下午六点,由于有点晕机,她像一棵脱了水的青菜一般蔫了。

 

提好行李,远远地,梁周周便看到了骆城,他穿枣红色的针织毛衫,搭配藏蓝色的呢子风衣,站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梁周周觉得很累,她一路从机场睡到酒店,并在到了酒店之后,赖在了骆城的床上不肯起来。

 

梁周周不敢单独住一间房,所以只能耍赖。而骆城坐在酒店大厅里纠结了好久,最后把另一间海景房让给了一对来旅行的老夫妻。

 

梁周周睡了一场霸王觉,醒来时发现骆城还坐在床边玩手机,凌晨三点,连洱海都睡着了吧?

 

骆城来过很多次大理。他爱这里的风花雪月,爱九月洱海如天倒过来的模样,也爱过一个女生,笑靥如花,爱追梦。

 

可是现在呢?骆城不敢这么肯定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其实是坐在床边看梁周周的,她睡得很沉,缩在大大的龙猫睡衣里,她比他第一次见她时胖了点,变得又萌又倔强。

 

梁周周问骆城:“程蔚找我要你的新号码,我告诉她吗?”

 

“不用了,我记得她的电话。”骆城立刻回她。

 

悻悻然,梁周周也不再接话。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停滞了,好一会儿,骆城起身躺在了床上,而梁周周忽然觉得有点尴尬,默默地把头缩回了睡衣帽子里。

 

后来梁周周一直都没有睡着,她看到了窗外的星河,日出,洱海上的渔人,以及整个房间的阳光。

 

有阳光照进房间时,梁周周趴在骆城的耳边轻轻地说:“我没有梦想,可是我喜欢你。”

 

手机忽然不停地涌进消息,梁周周点开屏幕,微信里,程蔚不停地重复一条信息:梁周周,你是不是和骆城在一起?

 

梁周周看了看骆城,他还在睡着,一张脸看上去清爽又俊朗,她偷偷地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程蔚,然后才回:此时,洱海斑斓,时光静好。

 

VOL.11

 

故事讲到这里,你或许会对一个细节有异议,那就是梁周周第一次去骆城的房间,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照片,骆城和程蔚,背景是九月的洱海。

 

为什么梁周周那么确定是九月的洱海呢?这些骆城并没有告诉过她。

 

如果计较起来,梁周周比认识骆城更早知道程蔚。在某旅行社交网站上,ID名为蔚然如梦的美女发的游记点击率很高,梁周周最早看的大理游记,就是她写的,是2011年的9月底,程蔚和骆城恋爱三周年旅行纪念,游记里面上传的照片里,程蔚和骆城十分登对,让看客们分外羡慕!

 

梁周周之所以不待见程蔚,是因为她后来的游记里,换了男主角。8月程蔚回来和骆城吃火锅的前一周,她还发了和男朋友去厦门的游记,最最让人不能容忍的,就是在前天,程蔚还在网站上更新了一条状态,上传了一张两个人的自拍合照,文字是,南京,天青色等烟雨。

 

在程蔚的问题上,梁周周自觉做了恶人。且不说她偶然发现了程蔚的秘密,光从情感上来说,梁周周的底线是你可以吃回头草,但绝不能踏两只船,而且,像骆城这样的男人,怎么可以只是备胎!

 

所以当程蔚发了一堆“梁周周,你不要脸!”“乘虚介入别人情感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等我联系到骆城揭穿你的小把戏你就完蛋了!”之类没营养的消息之后,梁周周只是回了她一条:带着你的梦想滚蛋吧!

 

发完消息,梁周周把手机扔到一边,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强吻了骆城……

 

骆城一直没有动,后来实在挺不住了,他支吾着说:“梁周周,我的嘴唇好像破了!”

 

梁周周觉得自己应该静一静,所以迅速穿好衣服出了门,从大理古城出来,沿着环海西路骑车去喜洲。一路上,梁周周穿越了村庄,麦田,看到了透过云层射出来的一缕一缕金色的光芒。她觉得,程蔚来过又怎么样呢,这一次的大理行,只是属于她和骆城的独家记忆。

 

然而,梁周周真的是勇敢过了头啊,当她花了四个小时骑到喜洲,在喜洲四方街吃完一个喜洲粑粑后,再想要把车子骑回大理,就没那么容易了。

 

梁周周摸摸兜里的几十块钱,最后还是打电话给骆城求救。

 

骆城开了辆SUV来接梁周周,她几乎是被扔进车里的,骑了四个小时的车,体力彻底透支,她的双腿像被碾过一般生疼。

 

骆城的态度让感情十分敏感的梁周周同学觉得,他可能移情别恋了。

 

所以,梁周周忍着痛,趴在椅背上问骆城:“小老板,你会收了我的,是吧?”

 

“嗯。”骆城肯定。

 

“那你是确定放弃某个梦想了呗?”

 

这问题还真犀利,不过骆城憋了半天,终于回了一句:“有些梦想,迟早会碎的……”

 

THE END

 

梁周周不知道,她在睡霸王觉的时候,骆城注册了微信,还加了程蔚,他给程蔚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个姑娘睡成了一只龙猫,后面还跟着一条消息:洱海至此剧终。

 

骆城能成为一个颇有名气的小老板,肯定不傻,而爱情这回事,总要吃一堑长一智啊!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