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去你的旅行之苍山,洱海, 一场风花雪月!

湖南经广 2019-06-05 19:19:15

点击上方“湖南经广”可以订阅哦



......就算后来去了丽江去了香格里拉,每一处都别有风情,但我还是喜欢大理的,不是因为风景也不是因为传说,仅仅是因为呆在古城里的这种感觉,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头巷尾,看每一家人精心栽培的花露出墙角,每一片的砖瓦在历史沉淀下厚重而坚实,可以抬头看见古城尽头苍山上漂浮的云朵,好像什么也不用去想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忘记孤独,因为此时的心与天地是如此融洽和接近。

恐惧也许注定是行走的一部分。长沙出发,行近高原,飞机在数千米高空的时候遇见强大的气流开始颠簸,恍惚中我觉得自己是在坐客车行走在极不平稳的公路上,过了几分钟后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我们是在远离地面的空中,此时一丝恐惧感袭来。机舱里本来一直在吵闹的孩子也安静了下来,广播里反复播放着"飞机遇到气流,有些颠簸,属于正常现象,乘客请放心,并系紧安全带”。右边刚刚聊了一路的独行的女孩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手臂紧紧抓着扶手."没事,颠簸属于正常现象,有一次我坐飞机,颠得比现在厉害,都快要跳起来了”她像是在安慰我,又像在安慰她自己,但看得出来她有点紧张了。左边和我一起出游的H,一只手紧紧抓着扶手,另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臂,身体几乎已经贴在椅子上了,严阵以待“姐,太恐怖了,回来不想坐飞机了”。“没事,没事”我安慰她,在恐惧的气氛蔓延到整个空间之后,我竟突然有了一丝兴奋的感觉。想过生和死么,想像的时候永远是最害怕的,而这个紧张的时刻,我竟然有种坐在家里沙发上看连续剧的感觉,兴奋地想着下一秒下一秒的下一秒我们将会遇见什么样的刺激。看到机舱外面,应该是穿行在一片云雾里,迷迷蒙蒙,终于在颠簸了十几分钟后,冲破了这层灰色的雾气,瞬间平稳的感觉,充斥着劫后余生的巨大幸福,天空好像从傍晚到了天明,阳光强烈地照射下来,从天上看天,是如此的明亮静透湛蓝澄澈,洁净安详得仿佛西方佛国的净土,无比纯粹的世界。
飞到昆明再坐火车去大理,一夜火车颠簸,尽管在火车上无法入睡,可是并不觉得累,因为目的地是你一心想要到达的地方,心中充满期盼。无论是否单身,每年给自己至少一次机会去到陌生的远方,要么独自出行,要么和闺蜜同行。不仅因为想用眼睛看美景,也想把自己丢给这个世界,放开自己承受天地赐予身心的痛苦和孤独,任凭迷失自己也为了找回自己,不管为什么活着,但总要得要为自己保留那么一点血性。最初,风景是吸引我前来的缘故,而后,在九天时间里,我却深深为这里不同于我生活了二十多年世界的“异域风情"而着迷,为沧山洱海、为雪域高原、为草原深谷、为佛缘经塔、为柔情刚强的女儿王国、也为粗旷豪放的康巴汉子。
从火车站坐公交车前往大理古城,六点多,天幕刚刚启明,开始还在城区是现代的建筑不过楼低而破败,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我们接下来的旅程不会是要辗转在这些地方吧?然而出了城区突然就没有了现代建筑,车行驶在了视野开阔的平原旷野上,十几分钟后,画风突变仿佛就进入了另外的世界,一线巍峨的山脉绵延不绝,成片的白族民居就沿着山脚下起伏的山脉而建,除了佛塔没有一栋高楼,沿平面延展开,铺陈在广阔土地上。这种不一样视觉感受,终于让我心里有了不一样的兴奋感。

在车上大多是年轻的游客,年轻的男女结伴,也有像我们这样独身的女子,或者男子,不过少,一位大妈一直在向乘车的人表示友好,“第一次来?想去哪儿玩?找到地方住没?”这是拉客的手段,得知我们早已经预定住处了之后,她还是很友好“去古城是吧?那你们在 风花雪月 大酒店下”。风花雪月?第一次在大理听到“风花雪月"四个字,竟是从一个黝黑的大妈口中说出来,并且毫无违和感,然而,一个酒店竟娶得这么旖旎的名字?难道赤裸直白才不负艳遇之城这香艳而剽悍的盛名。而当后来,我们了解了这边的文化后,才感受到,这里的风花雪月,并不是香艳旖旎的代称,是融入这个古城的浪漫气质和精气神髓。
早上7点半到了古城门口,在风花雪月大酒店下,站在大理古城门外,一个石头铺成的世界,只觉得大气,有皇城的气派,四方周正的规格,笔直的大道至通沧山脚下,此时太阳刚刚升起,月亮还未落下,金色的霞光投射在苍山顶上,云雾腾腾,山脚下特色的白纸民居,依山成势,从山脚延绵到山脉,相同的建筑风格,但每一家或花,或草,或家规租训又别具特色。
典型的白族建筑,以白色为主,乌瓦飞檐,描绘着一些花纹图案,雕花的木窗,院子里面是四方的院落,十分规整,还有这边的一个特点,白族人特别特别爱干净,后面才知道爱干净也是民俗之一,所有的民居客栈都是一尘不染,整个古城看不到垃圾。许多人对于到大理住洱海还是住古城十分纠结,但是下次来我还是会住古城,拥有悠久历史的古城建筑群,是最能体现大理气派的皇族气质,置身其中,不仅是情景让人心旷神怡,一块大理石,一处墙角,它的整体和细节,都能感到到它穿越时空的历史韵味。
古城就在沧山脚下,极目望去,山的威严让人油然升起敬意,也将整个古城衬托得大气威严,我一直想知道这样笔直走下去会不会走到山上,于是在后来回城的时候,在留在古城的最后一个闲暇的午后,洗了澡汲着酒店的拖鞋,朝着苍山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路上买了一根红珊瑚珠的项链........

每一家院落里都有花和植物,构成自家的风景和特色,在这里三角梅是最常见的,紫红色的一束一束眼里的花朵,有玫瑰的艳丽,有樱花的繁华,繁花似景,四季常开,永远春光无限.........
去客栈的路上,一只巨大的狗冲出来,挡在路中间,像狼一样仰着头,对着一个方向呼嚎。大理的狗特别多也特别大只,因为怕和狗搏斗,所以一听到有叫声我就会特别小心甚至有绕道的冲动。待会我们入驻的客栈,主人也养了一只同样品种的,巨大的,不过那狗的生活和主人的生活一样奇葩,从见到它的第一眼和见到它的最后一眼,它都被拴在同样一个地方,或趴在桌子上或趴在桌子下,眯着眼睛睡觉,有人过来也懒得抬一下眼叫一声,在太阳落下的时候,我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发呆,曾经跟它对视许久,他只是抬着头看着我的眼睛我看着它的眼睛,他没有表示要过来交流一下也没有表示要闪躲,后来我觉得,其实我们眼里没有彼此只是在各自发着各自的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太早,八点多的时候,古城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我想应该是还在碎觉,反正起早了也没什么事,睡到九十点也是情有可原的。后来我下午来的时候,门倒是开了,但也觉得没有什么人,寥寥落落的几个游客在行走寥寥落落的几个居民在游荡。再后来我们晚上出来买水果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古城灯火通明,白天角落里一家不起眼的小房子,木窗一开,里面就是琳琅满目精致的手工艺品,古城里所有沿街的房子,或特色工艺店,或小吃,或咖啡吧,酒吧,或者衣服首饰,或路边摆摊的各种“艺术家”、和民间歌手,各具特色争奇斗艳,而此时街道上,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我受了惊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城,只在夜里出没。

客栈,是网上订的,有一个种满花的院落,我们的房间在一楼正对着院子,大床房整洁而舒适,十分满意。一百多的价格本来我们已经觉得很便宜了,后来我们在古城里转悠才知道现在是淡季,古城里客栈的价格其实大多更加实惠,而且环境都很好,花草院落,而且都非常干净且清净...其实最想说的是,客栈的老板是个男人,一个神奇的男人,我们到了门口后房门是锁着的,于是打电话,他接了后过了一会不知道从外面的哪里冒出来来给我们开门,然后登记入住后消失,我们需要的东西只能自己在客栈里找,然后进进出出无数次,客栈大门永远敞开,狗也拴子院子里的桌子底下无人喂食,我觉得还没饿死简直是个奇迹,再也没见过老板,直到我们离开客栈,只能打电话找他,然后他再次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带着熏熏酒意,结了帐嘱咐我们一路平安常来玩耍,从此别过,总共见过两面........
洗漱了一番,我和H姐就出门玩耍了,本来计划是去苍山洱海,包个车还是怎么样,后来一出门,一个大妈问我们报团一日游玩耍不,事先还是攻略了一下,景点都不远就是交通不便,于是试探性地随意问了下价格,又讲了下价,于是以一个极低的价格临时买了两个一日游,苍山洱海,其实每一个地方的景在每个人眼里看到的都是一样,但要看懂主要是要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我喜欢先了解它,然后再选择它。而在当地人身上,是最能感受到文化特色的。
导游是个小姐,哦,不能叫小姐,也不是姑娘,标准的叫发法金花,白族女的都叫金花,男的都叫阿鹏哥,在称谓上让人耳目一新。导游金花黑黑小小的,却有一种莫名的剽悍感,后来才知道这种气场来自于民族的力量,白族的文化,刷新了我的三观。比如男嫁女婚,比如雕民,比如母系氏族。
也是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关于“风花雪月”,上官花,下官风,苍山雪,洱海月。代表着大理精华的四景,也集中体现在她的头饰上,最顶上一层白色代表沧山顶上的雪,中间一层是曼陀罗花,整体形状似月牙,垂下的白穗是飘动的风。本来觉得无什么亮点的头饰,这样一解读,瞬间觉得无比生动。

古城背靠苍山面朝洱海,先去的是古城前面的洱海,名字乍一听之下以为真的是海,其实这是苍山和一线山脉汇聚而成的巨大天然湖泊,是这里最大的一片水域,而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在山区,很多人一辈子很难有机会走出去,当有人问起海是什么样的,而真正见过海的人,会说,海就是和这片水域一样,一眼无法望到边际。整个湖泊的形状是月牙形,又像是耳朵,所以叫洱海。这里的大湖泊都不不叫湖泊,而叫海,比如,丽江的拉市海。
洱海无疑是浪漫的,一眼无望忘到边际,只是一片平静的水面,就算有风也掀不起水面波浪,目光跃过它就是苍山,山是安静的水是平静的,当你面对这一切,内心无法再去思考凡尘俗世。
摇船的大爷,帽子上的花无比风骚,姿势和动作,每张照片都能拍出动态的美感,我们去海里转了一圈,我把手放在水里,丝丝凉凉的感觉嵌入身体,我从未见过如此清澈的水面,水草仿佛在空中摇曳,发着光,激荡起的纹路,你能看见它一圈圈扩散,然后消失。
观看了鱼鹰表演,鱼鹰是水中的猎手,能看到水底最细微的动静,猛一扎下去,就叼起一条大鱼,然而这只是它的工作,它的颈部是被细绳勒住的,无法吞食,主人只会在一天工作结束后解开他颈上的绳子,让他进食极小的鱼。因为小时候看过一部相关的小说,就一直对这个物种印象深刻,不过还是第一次看到活得,船夫问有没有人要来烤一只鱼鹰抓得鱼吃,我无法吃从这只悲哀物种口中吐下的食物,遂拒绝。
一群年轻的金花载歌载舞,这个民族能歌善舞,这里的姑娘们体态苗条身姿轻盈,终日困在这渔船上,不知是否想走出这片海域。不过听导游说,白族女子不外嫁,且男嫁女婚,男人的聘礼以牛来计算,男女都以胖为美,女人越胖越威武,男人越胖越富贵,白胖白胖得男人能换来很多牛,我们眼里高瘦的花美男帅哥只能换几个土鸡蛋,女人下地干活女人外出赚钱养家,男人只负责在家吃吃喝喝抽烟打牌带孩子,要是让男人下地,这家人是会被人看不起说没本事的,不知是真是假,但后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在一个新的楼房建筑工地上,一个女人围着头巾一言不发正在刷墙,地里果然很多都只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在干活。
苍山,来到苍山才知道段誉为什么要练凌波微步,坐缆车上来,缆车循环式不停止,大家排好队,一车下来工作人员拉开门,两人跟着缆车的节奏蹭蹭就要跳上去,姐武功没练好,上下连续两次都是摔到缆车里面去。

从苍山上看洱海,能看到很大一片的水域,洱海边上白族汇聚在沿岸,这是云南最大的城市之一,而这样的城市不是我们意义上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堆砌而成,他是一个聚居地,像平铺的画卷,广褒而众多的人聚集于此,繁华而不拥挤,热闹而不喧嚣,蓝天白云山脉和海,从眼里到心里一片宁静。

苍山顶上有一天龙洞,正是段誉遇见神仙姐姐雕像的那个洞,进去岩石和水流,还有神仙姐姐的雕像,看电视的时候觉得雕像做的有点丑,其实真的看上去,还真是挺丑,里面十分的深,一直往上爬,半个小时后来从山后面顶上出来了,还得绕下来坐缆车。

我提前下了苍山,因为记得山脚下看到“风花雪月”,花园里有传说中的“上官花”,我为此而来,正是传说中的西域曼陀罗,只生长在此处地域,有剧毒,让人陷入幻觉,如置身天堂极乐世界,猜想大概是和海洛因一样的毒品,造物者真是神奇,生长的物种千奇百怪,有时候会觉得人其实也是生长在地球上的一种植物,只不过我们依靠空气而活。
逛完一天,不想再出去,坐在院子里的吊篮等天黑,虽然只是第一天,但却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身体和心都散慢下来,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就是最好的,大理的一切都如此安静,就算后来去了丽江去了香格里拉,每一处都别有风情,但我还是喜欢大理的,不是因为风景也不是因为传说,仅仅是因为呆在古城里的这种感觉,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头巷尾,看每一家人精心栽培的花露出墙角,每一片的砖瓦在历史沉淀下厚重而坚实,可以抬头看见古城尽头苍山上漂浮的云朵,好像什么也不用去想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忘记孤独,因为此时的心与天地是如此融洽和接近。
次日离开大理前往丽江,两个小时的火车,穿行在洱海边上,绕着苍山而行,后来又回了大理,那个下午我笈着拖鞋,只是茫无目的的游走,在丽江,我与停留在丽江多年许久未见的朋友喝茶,也许是因为熏香的缘故,才一杯,竟然觉得眼中酸涩。而这个季节不适合去香格里拉,但尽管如此,还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浩瀚的气势所震撼,而在我眼中,最美的景致永远不在于景,在于情,对自然的柔情,对生活的热情,对事物的衷情,对爱本身的崇尚之情。多看几本书,多走几段路,后半生漫漫的时光,还有更大的修行。


未完,待续......


本文独家授权由湖南经广微信公众号使用

如需转载请联系邮箱hnjg901@qq.com

【游记】欢迎投稿,如被采纳即奉精美礼品

收稿专用邮箱hnjg901@qq.com



工作日午间一点,

雷浩 谭哲 驴小麦等你《向世界出发》!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