洱海不是海,是梦的片段

旅行日志 2019-07-05 23:37:44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bainian02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图文:若有所思


一直觉得很庆幸大理的这次旅行,没有住在大理古城,而是住在离大理古城二十多公里的喜洲镇桃源村。在桃园人家海景度假别院住了五晚,每一天都安安静静的对着洱海的日出。


这个小村庄,还保存着大理白族原汁原味的感觉,安静美好。那几日,早晨对着洱海吃早餐,夜晚对着洱海的月光入梦。


夜晚的桃源村,几声零星的狗吠,愈加显得安静。总是独自站在客房的阳台上,看着对面双廊的灯火,发呆或想念。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来大理前,刘哥说:“你来,我开车带你转转大理”。


等我到大理的第二天,悠哉悠哉的吃完早饭,走出桃源人家的大门,准备沿着洱海转转时,他推出来一辆摩托车!摩托车也!


对哦,没说错,是开车带我转转。瞬间把我逗乐了。



双廊,挖色,喜洲古镇,周城,大理古城,大理大学,海舌公园,沙坪....我的脚步到达的地方,因为坐在这辆摩托车上,感受的阳光和微风,比坐在汽车里要多的多。


闭上眼睛,仿佛还能感受到吹在脸上,洱海的风~~忘记已经有多久没有坐在摩托车后面了,不禁想起童年,坐在父亲摩托车后座的时光。


那么多天,围着洱海转,加起来的里程数有一百多公里。所有的记忆,因了这摩托车,变得与众不同。风吹起我的长发,我记得有好几次,我跟刘哥说,我想大声歌唱~~


大理没有冬天,有的,是温暖的微风,灿烂的阳光。


还有我夸张的笑脸。




围着洱海转圈圈,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这个湖,要叫做海。


想起西藏,那些湖,都叫做错,羊卓雍错,纳木错...一错再错。


洱海虽然称之为海,但其实是一个湖泊,据说是因为云南深居内陆,白族人民为表示对海的向往,所以称之为洱海。


也因形状像一个耳朵而取名为“洱海”,为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



洱海边有很多游客,租了辆电瓶车兜一圈,也有骑行的。那样的时光,我想,每一个经历过的人,都会喜欢。


倘若是坐在汽车里,匆匆绕一圈,显然无法感受我的感受。



                      双廊古镇                     


提起大理,不得不说双廊。而提起双廊,不得不说海地生活。这些词像某个咒语似的在你脑海里,似乎不去那看一看,大理的旅行,就缺少些什么似的。


就如提起北疆,就会想起喀纳斯或禾木,但当你有一天在禾木山顶的木栈道,和几百个人挤来挤去,一起看一场深秋的日出,看到有人为了一个摄影机位恶语相加时,突然觉得,这不是你想要的。


双廊也是。



如今的双廊,就像一个大工地,到处在修路盖房子。越是期望越是失望,怪不得刘哥说,每次都会绕过走。


但我还是不死心的去了,就为了拍上面那张照片。去寻找传说中的海地生活,已经消失了的海地,但这场景没有消失。



你看到的,这只是一个造景,需要付5元钱才能站在这木栈道上。如今在洱海边,有很多类似的造景,一样的桌椅,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在海地,对着洱海喝一杯发个呆,已经成为历史。




摩托车在双廊的小巷子里转,阳光下的藤蔓,依稀还有梦里双廊的样子。如果你去大理,真的别再住在双廊了,那是我下次去,也不会再去的那儿。


傍晚的时候,站在半山腰俯瞰双廊古镇,刘哥指着不远方说,以前那些屋顶都是没有的,都是最近新造的,发展的太快,太商业了,实在可惜。


我用相机拍下眼前的双廊,想着不知过几年,会成什么样子?





                          挖色镇                     


在挖色的白舍,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老板娘亲自端上来的。牛腩烧萝卜,土豆饼,很是清爽。


这是个新开的客栈,很有感觉,想着也许下次来大理,这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客栈的草地上,挂着个秋千,于是想起了多多,要是她在,一定赖着不走了。




挖色的码头,有很多的海鸥,叫声不绝于耳。


这是伸向洱海的一块地,风静的时候,可以拍完整的倒影,天空之镜似的,可惜那天风有些大。



再往前走,便是小普陀,那是洱海里的一个很小的岛屿,可以坐船登岛。岛不在大,有仙则灵。


记得坐在台阶上,听当地的歌手唱歌,坐着很久,不想站起来。


不知为什么,有一瞬间,海鸥全都飞起来了,相当的壮观。



                          桃源村                     




桃源村是这次大理之行呆的最久的地方。某一日的早上,放弃了桃源人家海景别院的自助早餐,往东走30米,去了当地的小集市。


买了一些夜深的黑柿子干,吃了当地人做的豌豆粉和各种小吃,很接地气。




在村子里晃荡了几天,这里有很多美好的角落,适合慢慢去发现,也很适合女人们凹造型,可惜一个人逛,没有人记录我的样子。


有遗憾,便会有下一次。


                      周城村                     


周城被誉为“白族扎染之乡”,是云南省最大的自然村,全村居住1500余户白族居民,是大理最大的白族村镇。


在离开大理的最后一天,刘哥带我去了周城





去了一家当地最大的扎染作坊,里面有很多老奶奶在做手工扎染。如果时间充裕,也可以在这里亲自染一条围巾。


买了一块扎染的布,作为给自己的纪念,放在我的阿兰若艺术生活。那样我便能常常想起大理的时光,和那里的朋友。



其实在周城,记忆最深刻的是一碗饵丝。那个美味,吃了个底儿朝天。但只有当地人知道,因为店铺连个招牌都没有。


周城有个古戏台,就在菜场那里,两棵大树,守护着这个小村庄。



                      喜洲古镇                     



去过喜洲的朋友,一定吃过一个喜洲粑粑。


喜洲古镇相对还不是很商业,巷子都安安静静的。一路走,慢悠悠的不赶时间。这里有很多的老宅,弥漫着岁月的痕迹。



坐下来吃了碗杨阿姨手工豌豆凉粉,对杨阿姨说,你的招牌写错了哇,阿姨的阿,是没有口字旁的,不是“啊”。杨阿姨笑笑,说不识字,喊识字的先生写的。


凉粉凉凉的,刘哥看着我吃,冲着我笑,问我好吃么?我能说,还想来一碗么?不行不行,留点肚子给喜洲粑粑。




和制作喜洲粑粑的夫妻聊天,他们在这里几十年了,守着一个小摊位。一个热热的饼,香香的。记得刘哥给我买了根手工牛奶冰棍。


一口冰棍,一口粑粑,于是喜洲留给我的记忆,都是关于吃。



那天的喜洲,天蓝的跟假的似的。我一袭红裙,晃啊晃啊,你记得么?




洱海不是海,是一场梦。

这些,都是那场梦的片段。


其实人生也是一场梦,

我又掉进了谁的梦里?

谁又在我梦里不肯醒来...


关于大理,我想分享给你的太多,沙溪古镇,沙坪赶集...那些遇见,都在记忆。

容我慢慢整理,如果喜欢,可以在文末给所思留个言。整理游记,真是件太费时间的事儿。


关注我的新浪微博:若有所思CS,可以@我,和我互动哦。

也别忘记帮所思点一下文末小广告,不用关注,打开一下就好~


相关大理游记-点击跳转:

美女成群,一场养眼的白族婚礼

谁说在屋顶,等不到一艘船?

他: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喜欢就不要离开,关注旅行日志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