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洱海客栈老板们为何要跑去莫干山集体度假?

酒店高参 2019-03-13 11:22:44

  • 洱海VS莫干山,云南VS浙江,中国最旺的两大民宿区域,都是民间自发培育而起,为何呈现不同业态?除了情怀依赖的路径,文化交融、社会生态尤其政府态度的不同是主要原因。浙江政府上下联动,着力培育民宿对地方经济、社会的拉动和对地方美誉度的提升,给政策、补资金、撘戏台,吸引和争夺优质民宿品牌,民宿市场蓬勃兴起。


  • 相比之下,具有深厚独特民宿文化的云南民宿业,不安全感如影随形,期望得到政府更多的认同与呵护。


文/双廊洱海醒来客栈掌柜 袁小兵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山谷里的居民”


一个多月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双廊客栈老板去了莫干山以后觉得自己out了》,据说有一定反响,大家有赞有弹,尤其是大理和双廊的客栈同行和官员们,觉得不必厚此薄彼,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前些天,洱海圈十几家客栈的老板们带着媳妇、女友、管家、亲友们非常低调地组队去莫干山度假去了,顺便看看浙江人是怎么做民宿的。这一看,就看出了两地民宿业的巨大差异性。


都是民间自发,大理为何比莫干山事儿多?


洱海和莫干山民宿最大共同点都是民间自发起步壮大的,政府没有先期的引导、规划、招商。相比洱海这片世界级的壮美风景区和独有的度假气候,莫干山相形见拙,却有另一种江南山野的拙朴静美,且处于长三角腹地,交通非常便利。随着近几年城市周边游的兴起,莫干山的山居题材精品民宿和野奢酒店惊艳亮相,开创了一种精致时尚的乡村生活度假方式,品牌、价位、人气堪与洱海并肩。


与大理政府素来无为而治不同的是,精明的当地政府及时看到了民宿业的巨大商机和政绩,顺势而为,做好道路、排污、标示、公共景观等服务配套,出台政策扶持,多部门协调联动,优化办证流程,以莫干山品牌集中对外推介,而且突破了民宿业长期存在的法律边缘地位,制定出中国首部县级乡村民宿地方标准规范。尤其让洱海老板们艳羡的是,莫干山现在这么火,居然没有听说一起房东恶意毁约事件,更没有把人扫地出门。


这让大伙想起一位上海女士开在双廊的客栈,房东最近要求把租金上涨到原来的10倍,否则就锁门赶客,闹得客栈小老板们人心惶惶。还有房东为了涨租,竟睡在客栈大厅,不让客人进出。一名房东剪断电线强行中止合同,租客上前理论被打倒在地。房东虽然被拘留,但租客最后还是被逼走了。涨租毁约潮在双廊已蔓延成风。



云南是中国最大的民宿地,但在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大理、沙溪、双廊及环洱海等地,毁约从未中断,且愈演愈烈。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接连传来令人不安的消息。丽江一家客栈被房东毁约居然用推土机把房子夷为平地,还有客栈大门遭房东泼粪强行驱赶,丽江房东毁约率可能达8成以上。另一个新闻是,厦门鼓浪屿民宿生意清冷,因为上岛的船票被旅行社和黄牛党控制,很多客人买不到票,订了房却到不了客栈。前几年为了申遗,当地政府以破坏古建风貌为由,勒令部分客栈关停并拘押主人,一度也是人人自危。


和莫干山民宿宽松、低额的税收相比,洱海区域最近拟对酒店服务业征收高额税收。与之相随的,还有征收洱海资源占用费的传闻。而规划滞后、公共设施奇缺、摊点烧烤扰民等问题也一直在拉低双廊口碑。越来越多的客栈主把生活迁出了双廊,曾经的文化生活聚落逐步瓦解。


好消息也不是没有,只是来得晚了些。双廊最新的全景规划已经出台,将有力扭转目前的混乱局面。闹哄哄堵在客栈门前和大街小巷海边的摊点、烧烤,将尽快搬迁到原菜市场集中经营,纳入政府有序管理。投资30亿的环洱海治污项目开始启动,作为污染三大主体的农村畜牧业、田地化肥农药、生活污水等,终于进入多年来光打雷不下雨的拦污计划的实操层面。新一届镇党委政府班子加强监管,敢于担当,排除万难,仅最近一个月就强拆76户违章建筑,及时遏制了民间乱搭乱建的疯狂,也重新树立了政府的权威和实干形象。双廊有望尽快走出井喷式发展带来的阵痛期。


洱海客栈老板们在著名的莫干山西坡29美美睡了一觉,直到被鸟鸣喊醒,然后去僻居另一个山村的大乐之野参观学习。沿途都是竹海幽幽,农舍掩映其中,村落祥和。和两家民宿老板笑谈中发现,莫干山与洱海,几乎同在城市精英度假方式转型的时间节点上起步,都呈迅猛发展态势。为何前者比后者安静节制得多呢?原来,莫干山民宿都分散在山区几十个小山村里,不像双廊那么集中,村落形态和人情社会没有受到破坏。更主要的是,浙江经济发达,村民们较富裕,经受现代文明洗礼,契约意识深厚,民风也传习了江南独有的温和,对赚到钱的外来民宿主,不太会像长期僻居一隅、家境清贫的洱海渔民那样心态失衡。


还有一点很重要,当地乡镇司法所会积极介入民宿合同纠纷中,担当调解、仲裁角色。相比而言,云南地方政府很少这样做,一些民宿主即使赢了官司,也输在了复杂的现实中。


为什么云南民宿相对粗糙、难以做大,而浙江民宿相对精细、越做越强,除了两地民宿文化、主人性情诉求不同,安全感的存在与否也是个重要原因。



浙江民宿为何蓬勃兴起?政府是主推手


莫干山现象俨然如蝴蝶振翅,扇动了整个浙江省的民宿业,许多市、县、乡镇甚至村都制定了相关的招商扶持政策。新近出台的《浙江省旅游条例》,明确鼓励全省各地发展农家乐和民宿,并将其纳入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会务等采购范围。此外还有全国创造性的“坡地村镇”建设用地试点政策,土地点状供应的灵活运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民宿永久落户乡野。


离开莫干山,大伙来到邻县安吉。这里是电影卧虎藏龙、夜宴拍摄地,以竹海、白茶和生态旅游闻名,是全国的联合国人居奖唯一获得县。它的山水甚至比莫干山更美,旅游资源更丰富。安吉县旅委和分管旅游副县长出面热情接待,希望来自大理洱海的小伙伴们带着他们独有的客栈文化和理念情怀,加盟当地正在勃兴的民宿业态,承诺说不仅有好地,更有宽松灵活的好政策。大家醉在酒桌,也醉在安吉淳朴民风和秀美山水里。



如果说莫干山民宿多以租赁农民宅基地形态为主,理论上存在被毁约涨租或四邻干扰的可能,安吉县则鼓励政府或村集体回收废弃村落、民居、厂房,以流转或国有土地出让的方式,吸引一批高端民宿进驻。杭州也正紧锣密鼓打造民宿大市,对达到市级民宿示范点建设标准的每户补贴80—100万元财政补贴。下辖的余杭区每年拿出1000万元,用于示范点周边的基础设施改造和美化。沪宁杭腹地之外,千岛湖、宁波、温州、绍兴、金华、丽水、台州等地也在接连召开民宿推介和论坛峰会,大家争先恐后,生怕落在了兄弟县市的后面。苏南的太湖、淀山湖、阳澄湖也频频有新的民宿涌现。


此次莫干山度假队伍中的洱海醒来和宛若故里团队,其实在国庆前夕,已经走访了浙江近十个民宿集中区。与丽江泼粪事件相比,浙江在美丽乡村的建设和扶持力度之大,让参与者感动与感怀。旅游主管部门与乡镇官员古道热肠的服务精神,以及对民宿理解之专业,更是引发我们深思。考察期间,宛若故里创始人金杜与知名设计师、民宿专家一起担任舟山民宿设计大赛的评委。几个有意思的倾向,说明旅游部门官员和设计师们对民宿已经有了更高的认知。比如,过于突兀、造价太高,对自然的排斥、不考虑在地文化的设计被诟病,禅意、木头等太常规的表现,基本唤不起评委激情。


在遥远的广东,清远市清新区率先在全省向全球招募民宿主人,5个与山水和古村落有关的民宿区正在进一步规划中。我朋友的21度山居民宿就诞生在这里。但是与长三角如火如荼的民宿热相比,珠三角精品民宿几乎还没发韧。究其原因,政府目前扶持力度有限,各地旅委在政府序列无太多实际话语权;广东乡村产权复杂,村镇干部几乎是雁过拔毛,民风剽悍,让不少人知难而退;懂民宿运营的团队太少,整不好就变成一个围墙卖门票的旅游地产。21度山居,可能是广东标准意义上第一家乡村精品民宿,但建设过程中遭遇诸多磨难,所幸后来逐步得到缓解。我们认为,21度山居能否运营良好,对民宿能否在广东大面积推广和持续发展,非常具有标本意义。


民宿热背后的隐忧:市场会饱和吗?


长三角绝对已是中国民宿最蓬勃、最有活力的区域。而更多的金融机构、风投、酒店、投资转型者、民宿大咖、民宿联盟等各种身份携带大资本,在情怀的火上浇油,民宿热不可挡。但洱海客栈老板们注意到,除了周末爆满,绝大多数民宿都有大量空房,包括一些非常受欢迎的民宿。比如我们入住的西坡29,把规模扩张到7栋独立小楼后,入住率也开始下滑。


这引起了小伙伴们婶婶的忧虑:这样热下去,市场会饱和吗?会恶性竞争吗?会不会出现大鱼(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吃小鱼(精品小酒店和民宿聚落),小鱼吃虾米(体量较小的民宿)的那一天呢?大理虽然位置偏远,村落街巷配套不够,社会生态、商业环境日益丽江化,但洱海风景和宜人气候却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临海客栈准入门槛趋高,容量有限,如果没有碰上坏房东和恶政,应该不会太担心市场的大滑坡。


而且,小伙伴们根据自己的创业血泪史告诫大家,想开民宿和开民宿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很文艺,后者很苦逼。民宿是非标准产品,不是靠设计、金钱和连锁复制就能壮大起来的。主人是民宿的灵魂,必须热爱民宿,有点工匠精神,除了综合素养较高,更要做好苦熬3年以上、亲力亲为一丝不苟的心理准备。想投资美好生活,就要对暴利心存一丝恐惧。台湾隐竹别院民宿主人陈靖赋说:“我开始做民宿时,就没想过要赚钱,我喜欢竹子,我希望借民宿把竹文化分享给周边的农民,这个初衷支持我走到现在。”




在浙江大学最近一次主办的民宿研讨会上,浙江省农办经济发展处副处长费建庆认为,当前乡村客栈民宿发展的市场环境与政策环境均较“优”,未来乡村客栈民宿的市场将不断扩大,政策上将从扶持发展向规范管理、抬高准入门槛转变,业态方面也将更加丰富,经营档次总体提高,高、中、低端三个层次依然存在,但将从金字塔型向橄榄型转变。未来10年,乡村客栈民宿投资仍处于黄金发展期,但同时也要注意控制风险,一是过高投资与市场消费价格的风险,二是规模过大、管理成本过高冲抵收益额风险。


同次会上,联众休闲产业集团董事长余学兵,则提醒大家认清民宿热背后的几大陷阱和误区:民宿不用办手续;规模要大;民宿很赚钱;建个圈就有粉丝来消费;民宿就要做高端;民宿个性化要强。他尤其强调,要警惕政策吸引的陷阱。“政府喜欢画个圈,然后让投资人往里钻。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做民宿的。”


浙江省旅游局政策法规处处长李伟钢也表达了对民宿过热的担忧。他认为,政府应该适时加强引导和提醒,适当控制社会资本进入民宿市场,以免导致市场恶性竞争。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前些天搞了一个叫“情怀与理性”的民宿论坛。金杜又被拉去发言了。也许觉察到身边同行对安全感的过度追求,她说,其实无处可逃,这个世界并无桃花源。在哪里,都是修你与世界的关系,你与自然的关系,你与自己的关系。


现在,小伙伴们愉快结束了莫干山度假,回到洱海继续苦逼地开客栈,就像当年因为喜欢而留下来一样。唯有祈愿,未来和当初一样美好。


酒店内参:中国酒店业第一新媒体

目标群体:酒店投资者、酒店业主、酒店人

90%的中国酒店人已经关注了酒店内参!


—— 关注公众号,回复关键词查看 ——

回复“名录”,最新中国五星酒店名录

回复“投诉”,处理酒店客人投诉指南
回复“咆哮”,做酒店的尼玛伤不起啊
回复“Opera”,接地气Opera操作技巧
回复“夜床”,什么是酒店开夜床服务
回复“裸浴”,见女客人裸浴该怎么办


长按二维码关注酒店内参

↓点阅读原文酒店人需关注的4个公众号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