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大理印象二:月之洱海

诗苑大理 2019-05-22 16:53:16




青春不敌风花雪月

情怀倒在山水一方



月之洱海

引子


上关花,下关风,下关风吹上关花;  

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



这是1962年,著名作家曹靖华游过大理之后,留下的名句。


大理的风花雪月四景,便尽在其中。


而这风花雪月中,最温柔、最浪漫的,莫过于洱海。



洱海,坐落在苍山东麓,是高原淡水湖泊。


因其湖形如耳,浪大如海,故名洱海。


明代诗人冯时可在《滇西记略》中说:洱海之奇在于“日月与星,比别处倍大而更明” 。


元代郭松年《大理行记》又称它“浩荡、汪洋、烟波无际”。


千年的光阴里,洱海就这样静静地,迎接属于它的月升月落,仿佛大理的灵气和韵味,都已和月光一样溶入其中。




月之洱海

都说云南是最适合执子之手,与子同游的地方。


倘若一个人来,就常常会在那些绵软温柔的风景里,多少感到有些孤寂。 幸好,还有洱海。



她弯如耳型,天生就是一双倾听的耳朵。


走了这么多天,这么多旅途的疲惫,终于在这片海前沉静下来。


每个人,无论幸福与否,都能与她倾诉,她都愿意倾听。


这就是海的魅力。



时光总是沉默不语,却拥有抚平一切创伤的力量。


在这点意义上,海与时光相似。


她静静的,无论你说什么,她统统收下,并回赠你一排排的浪花。


一排,又一排。


像时光在眨眼,像花朵次第开放。


一起一落之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不仅初来时的落寞彷徨,已经淡去。


连那些记忆里陈旧的伤痕,好像也在逐渐淡去。



她是美丽的,毋庸置疑。 清晨,她的波澜就是她的鳞片,金灿灿的,像是甜蜜的心事。


点点渔舟就是她的鞋子,穿着它们,她正要去赴新一天的约会。


渔人们带着鸬鹚捕鱼。


这鸟儿不仅是捕鱼能手,还十分有灵性。


它们和渔人结伴而行,配合默契。


它们像是自由的精灵,跳着芭蕾,轻舞在碧蓝的海面。



她是多情的。因为宁静。 许多恋人在海边漫步。他们可能也在丽江牵手逛街,在大理古城结伴流连。但只在洱海,他们有更多的机会静下来。 静下来,就在这里听海的呢喃,不再有多余的风景来干扰彼此的视线。


静下来,就在这里寻找云和雪山的倒影。


倒影在水中缠绵交错着,像时光的波纹。 所以,洱海因为静,才多情。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洱海也与普通的海无异。


我更喜欢洱海,是因为一个望夫云的传说。


相传洱海的上空会出现望夫云。


那是一位公主的化身,她爱上了一位猎人。


因为父王的反对,猎人被打入海底,变为石螺,公主愤郁而死,化为天上的云彩,怒而生风,要吹开海面,与恋人相见。


于是,只要此云一出,洱海便不再风平浪静。


两颗厮守的心,和一段苦苦的相思,激荡出滔天的波浪。


原来洱海,也是寂寞的。她凝结过多少恋人的目光,收藏过多少人隐秘的心事,却在自己的心底,沉着一颗永远的石螺。 如果你觉得孤单,那么,就到洱海来。 即便看不到望夫云,也可以在那碧蓝的天里,选一朵云,许下自己的愿望。


让它,替你去看你想看的人。


无论他是在故乡,还是异乡。


如果不想让爱情无边地漂泊,就让她成为一颗海底的石螺。


等遇到属于她的云朵,命运之海,也会云开雾散,让出一条路来。 黄昏到来,朵朵浪花送别太阳,一波一波,像是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吻。


然而洱海最美的时刻就要到来。


这便是洱海的月光。



传说中,它是公主放在海底的宝镜。


世世代代,散发着光芒,也庇佑着捕鱼的人们。 别处的月光是清冷的、朦胧的,而洱海月,则亮的可以读书。


在这样的月光下,仿佛心也要融化。


想安静地睡去,在月光里做一个安静的梦。


又不忍心闭眼,看不尽这圆月清晖,这一种从未见过,又无法形容的清朗和安宁。 


不得不再一次承认,洱海,拥有和时光同样的力量。 


就在这静谧的洱海之月里,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舒展开,思绪,也渐渐模糊,心,渐渐平静。


与这低低的涛声相伴,游走在那些关于洱海的传说里,仿佛经历了一场只属于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图源:星迹旅拍



喜欢就关注一下呗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