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告诉你,“史上最严”治理后,洱海现在到底什么样?

我们视频 2019-05-13 23:30:29

“我一下子投入这么多,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等待。”今天的直播中,洱海某客栈老板说。


3月31日,大理市人民政府发出公告,整治洱海流域餐饮客栈服务业。今天,新京报“我们视频”(ID:womenshipin)来到洱海直播当地最新情况。


直播回看链接:


洱海客栈关停后夜晚漆黑一片 店主称房租损失几十万

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ID:womenshipin)


洱海的诗与远方


洱海位于大理白族自治州,地处云南省中部偏西。称为“海”,实则为“湖”。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是云南著名的四大景致。明代诗人冯时可《滇西记略》里写,洱海之奇在于“日月与星,比别处倍大而更明”。


洱海月光


近几年,洱海旅游事业发展迅速,旅客慕名而来。这里的客栈老板,很多从大城市前来,被“诗和远方”吸引,选择停留,甚至安身立命。


“五年前来到洱海,那个时候山清水秀,风景很好,当地人淳朴,感觉跟世外桃源一样。”客栈老板杨新(化名)说,他选择留在洱海。


洱海美景


跟杨新一样情况的,不在少数。今天的直播中,“我们”采访两位客栈老板,“十年前来到这里,一开始在双廊呆,非常喜欢那种淳朴的白族的环境,有点隐市的感觉。”


洱海客栈里慵懒睡觉的猫


另外一位开店不久的老板,从北方来,说自己内心特别向往这里,来过一次就决定留下来,在洱海的日子很开心。


如今,对于他们来讲,洱海已是另外一番光景。


整治风波


从2017年春节以来,洱海周边客栈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检查。3月20日,“大理日报”微信公众号推文,称:今年4月1日起,凡是在生态区的餐饮客栈,实施暂时性关停。


有媒体报道称,洱海周边很多客栈属违章建筑,既没有合法建设手续,也没有达标的污水处理设施。此外,客栈作为游客的载体,被认为带来大量生活垃圾。


政府集中检查后,有的客栈选择自行关店,一方面想下一步怎么做,一方面等待政府最后通告。有些客栈,则是在一次次审查当中,因不合标准,被贴上白色的封条。



客栈老板提着的心,在三月末那天落了下来。


3月31日,大理市官方政府正式发布公告:

发布之日起10日内,整治范围内所有餐饮、客栈经营户一律自行暂停营业,接受核查。对限期内未暂停营业的餐饮、客栈经营户,由相关职能部门依法查处、予以停业整治。


大理市人民政府公告


客栈老板有10天的时间做准备:解雇员工、整理家具、安置宠物,收拾心情。


新浪微博上,乐于分享苍山洱海美景的客栈,有的干脆停更,有的挥手告别。


前《南方都市报》深度记者、现洱海某客栈老板,4月11日更新微博:白天我收割了花园里参差不齐的青草,晚上将它们安放床头,大限将至,尚存余温。


微博截图


一位在大理生活了10多年的客栈老板,形容这段经历像“过山车”一样,他最初来大理是带着情怀的,开始几年没想着赚钱,只是混日子。到后来大理发展起来,他搬来全部身家,想在这里安身立命,“真没想到,这几年这么火爆,但是一下子又这样了,”他比划起过山车的轨道,说像是个“大起伏”。



客栈老板:洱海晚上一片漆黑  准备退掉客栈

如今,客栈关停,曾经能达到60%-70%入住率的客栈里,花草都枯了,他准备退掉这里的房子,出去打工。


与他相比,另外一位客栈老板的境况更加糟糕。她的店开业比较晚,装修加房租投资近200万,可是现在“没有任何收入,还有贷款,很痛苦。”



关停客栈老板: 停业5月仍不知如何补办证照


记者王清以:你每天待在这里,在等什么呢?


客栈老板:我在这里投入了这么多,我能怎么办,我只有等待,等待政府能给我个说法,我到底是能开业还是不能开业,我该怎么办。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


洱海的街道上,贴着各式鼓励环保的标语。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我不干谁干,我不上谁上,我不护谁护”……


洱海的环保标语


近年来,随着游客增多,洱海水质污染的消息屡见报端。在最近一次环保部新闻发布会上,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认为,洱海外来人口多,相应带来养殖、种植等规模的增加,这些行业既要消耗,也要排放。


洱海环境污染相关报道


另外,环境专家认为,洱海最佳人口承载量在30万左右,如今,节假日或旺季,洱海承载人口可达100万以上。


直播里,“我们”可以看到,洱海上,水草清晰可见,水面漂浮着污染物。“客观上来讲,是需要整治的。”杨新说,在他眼里,洱海的环境确实不比几年前。


洱海边,很多人在清理垃圾、水草


他的客栈早在2月份就已关停,但“如果花费一年的时间综合治理,是值得的。现在治理,肯定比以后治理要好。”


而今,困扰她的问题并非现在的关停,而是今后的前景。关停之后怎么办?什么时候可以再开业?核查标准是怎样?相关证件如何补?


一位咖啡店老板有同样的困惑。因此次治理,涉及和水有关的所有领域,不仅客栈行业受到影响,餐饮及农业同样有所波及。


洱海咖啡店(位于洱海西岸的才村)


“希望政府在行动之前给民众提个醒。”咖啡店老板说,他还希望能知道下一步的具体安排,不然自己“未来的规划全都被打乱了。”


当地农户因化肥会影响水质,被禁止种菜。之前,有网友在相关新闻下留言,称:让农民怎么活。


网友评论


直播中,一位水果摊老妇,指着黑透的芭蕉说:“已经有十天没人来买东西了。”


“我们”的记者王清以提醒摊主,可以外卖,说了几次,对方没懂什么意思。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我们视频”

(微信id:womenshipin)公众号


更多第一手新闻视频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