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你要学会一个人开车旅行啊

合川文学 2019-06-26 22:24:08


合川文学微信总第77期





安卡:


你要学会一个人


开车旅行啊


01





排位赛玩到手抽筋,被一群坑队友气到肺炸,微信跳出信息,影子的:“我又在双廊了,你在哪里?”

懒得手动打字,我发语音:”我在青海湖玩王者荣耀。”

影子很鄙视,啥时候又玩上小学生游戏了?

我说成人世界太无趣了,小孩子的世界欢乐多啊!

影子停了两秒说,也是,在青海湖玩手游也不算虚度。 



影子是我2015年第三次去大理双廊时认识的。

住在沧海一粟客栈的第二天下午,那个任性的店主出去骑行了,命令我有了客人接待一下。刚过十一的双廊客人相对少,我正躺在椅子上晒太阳, 这时吵吵闹闹来了两个人嚷着要住宿。

给他们登记时,一个女孩儿看我面前的《白夜行》一阵兴奋:“这个版本的我找了很久啊!你在哪买的?一定要借我看看!”说着也没经过我同意近乎抢的把书拿过去。

“喂喂喂,我还没同意呢。”我瞄了她一眼。

“你是店主嘛,店主哪有那么小气的!”

“店主出去玩儿啦,我也是住店的。帮个忙而已。”

“那就更应该借我了。俗话说,百年修得同住一个店,千年修得同看一本书。嘿嘿,是吧?再说,喜欢东野乌龟的书的人,咱们肯定能聊。”

“啥乌龟?”我白了她一眼,“小盆友,是东野圭吾好么?”

“哈哈哈,管得圭吾还是乌龟,乌龟好记。”

我很无奈:“好吧乌龟。”

女孩儿嘻嘻一笑:“你才乌龟!我是影子,怎么称呼你呀?”

“Echo。”我看了一下她旁边的男孩儿。

男孩儿摇摇头傻笑,是那种热恋的情侣间宠溺的傻笑。

“他是峰子,我男朋友。”女孩儿满脸甜蜜的样子。

下午的安静时光就这样被打破了。双廊绝美的洱海落日也转瞬即逝。



不以日出为早,不以日落为迟。我是慵懒的度假,第三天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散发着三角梅馨香的院子,影子和她男朋友玩完各种恩爱摆拍后,跑过来要我跟他们一起骑行洱海。我瞥了她一眼:“你当我是空气吧,电灯泡这样高贵的职业我就不是很喜欢了。”影子的缠人功夫是一流的,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我最终答应跟他们一起去。


租助力车时,没想到峰子非要一人一车。这让影子很不能接受。影子哭哭嚷嚷的说:“明明可以重现孙俪邓超的《甜蜜蜜》画面……”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峰子以自己骑更能享受自由自在的快感为唯一理由,死活坚持。影子拗不过,只好自己租一辆。


一段不太和谐的环海西路骑行。影子的骑车技术确实不敢恭维,我们得骑一段等一段,影子发着脾气,男朋友啰啰嗦嗦传授方法,就这样磕磕绊绊到了喜洲四方街。

吃饭时趁影子去洗手间,我问峰子:“影子骑车不行哒,你干嘛非要她骑?”

峰子喝了一口茶,眼睛望着远处的苍山:“正因为技术不行才要练,老依赖人的女人可不行。”

“女人不依赖你还是你的女人?”我白了他一眼,尽管他看不见。


为补偿白天给影子的不愉快,回客栈后峰子跑去买菜下厨。一番忙乎后,还热情地把客栈其他旅客邀过来一起吃饭。不同口音的一桌人吹着海风、喝着风花雪月、玩着桌游,影子白天的不愉快烟消云散,又恢复叽叽喳喳的本性。


酒过三巡,时钟指向零点。峰子突然举着酒杯站起来,并且邀请大家举杯站起来:“现在是十月十号,是我此生唯一的女人——影子的生日,祝我女人,生日快乐!来来来,干杯干杯!”现场立即一大片此起彼伏的祝福声、干杯声。影子开心得像个孩子,哇哇直叫。接着峰子突然向影子跪下:“苍山洱海为证,沧海一粟的大伙为证,我们从高中到大学到工作,走过十年。今天请你嫁给我,我发誓,虽然我有时脾气不好,有时又太固执,但我会用一生来守护你!你愿意吗?”


影子捂着嘴笑着笑着又哭着点头。峰子一激动,抱着影子转圈到咳嗽。


十年啊!半醉半醒之间,大家絮絮叨叨话十年。



“喂!喂!喂啊Echo,你说这人烦不烦人啊?喝不了多少酒又非要喝那么多,又吐又咳的,又让我开车。我最讨厌开车了,机械东西天生跟我有仇啊,开车心惊胆战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这还在睡梦中被影子的电话吵醒,只轻哼了一声就听她一顿牢骚。

我说你们走了么?

她说是啊,我们今天去丽江。说好的全程他开车呢……

我说好了好了好好开啊,两条命呢!等等,我的《白夜行》呢?

影子突然哈哈大笑,我微信转你钱,我买了。

你大爷的,我欠你的么?赶紧给我还回来!

对方电话已挂。




我在双廊继续清住几天后回程。

影子到是果然把书钱转过来了。不过我懒得收,让她欠着我,本是想给她一次良心谴责的机会,却反而成了她的情感树洞。

2016年春天的某天,影子微信说把《白夜行》的小说又看了一遍,电影版、电视剧也统统看了一遍,说亮司离开了,从此和雪穗真的分隔两个世界。

我说其实他们不是本来就一直分隔在白天黑夜么?

影子说是啊,当太阳升到最高点,影子消失了,亮司,只是雪穗的影子。我恨这个结局。如果可以早知道,我就好好练习开车,练习开各种车,他就不会去喝酒……

你是说峰子?

影子不理我,继续自言自语。

他大爷的!他几个月前总说工作忙应酬多,每天喝很多酒,经常喝到吐,让我开车去接他……我催他结婚,他总躲躲闪闪避而不谈……

我知道她也不想我发表什么意见。我只发了两个字:在听。

在一起十年,从火车到途搭到自驾,从二手车到按揭车,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云南、内蒙、西藏、四川……我们缩减其他开销,只为从全世界路过。他知道我对机械东西不敏感,不喜欢开车,每次自驾都是他一个人开车,我们走走停停……几个月前,他就知道自己胃癌,晚期,瞒着所有人。喝酒、呕吐、咳血……

时间仿佛瞬间停止。我无言。

昨天,他走了……只告诉我:你要学会一个人开车旅行啊……

我摩挲着手上新买的那本《白夜行》,听到天边传来椎心饮泣。




我起身,向着黑夜里青海湖吹来的冷风:影子,你终于学会一个人开车旅行了!

影子:不啊,我带着他呢。这世界有太多我们未曾到过的地方,此后都是,四海八荒,无他人成行。




投稿邮箱:120189381@qq.com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