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有毒,洱海有灵

加拿大峻茂管理评论 2019-05-01 15:21:59


我是在一种特别痛苦的状态下抵达云南的。

感冒刚好,胃疼得差点晕过去不说,下了飞机更悲催,诺大一个知名机场,只有一个卖面的馆子,就连鸡腿都是油炸的……可是,我在饥饿的时候会挑食,尤其不能吃面。

更惨的是,赶在大年二十九这个“注孤身”的点出发,一大早叫不到出租车误机不说,抵达丽江机场之后,当地出租车师傅坐地起价,车钱翻三倍,还对人翻白眼……我真想掉头就走,可是弟弟已经到了约好的地点候着了。再说,他描绘的那个窗外就是海鸥飞翔掠过海面的场景也很有吸引力,看不到拍不到真可惜了……于是,我又耐着性子,直到遇到一善良的司机,才以正常价坐上了去大理古城的车。花了三个多小时,我看到传说中的洱海,开启了洗涤灵魂的新年旅行……

啰嗦这么多,我只是想表达一个观点:云南、丽江机场、大理,给我的第一印象真是不咋地。好在那边天气晴朗,紫外线很强,感觉特别能杀菌,把里里外外的病毒能全给杀没了。于是,太阳底下晒晒,觉得被手术刀刮过一样,得重生。

弟弟和他女朋友都晒得很黑。弟弟还扎了特艺术家范的拖尾小辫儿,看得我那叫一个羡慕啊,随后就自个儿弄了个当地的彩辫,顶着几根彩带,飘飘在洱海边上的人群里,挤在栏杆后安静的看海鸥们飞来飞去。我诧异的是:这是海吗?这不就是个大大的湖吗?但周边人都很兴奋,欢欣雀跃:“哇,洱海哦!”……好吧,海就海吧。

这个弟弟跟我不一样,他对自己诚实得木纳,可不会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能把自己给作死。他若喜欢浪迹天涯就一定会拎起箱子赶上最近的一班列车潇洒出发,他若喜欢赚钱养家就会一定会稳稳妥妥的细心照顾好亲人。难得的是他一直忠于自己的爱好,摄影养家,用他自己话说:“靠着最美的景,看着最美的人,拍着最棒的照,赚着最稳的钱,优哉游哉,不亦乐乎,乐不思蜀……”而反观我,常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于是,弟弟骑上“小绵羊”,拉开了“在路上”的架势,载着女友,领着笨拙的我,一前一后,奔驰在苍山下的大道上。我们从日出骑到日落,累了就近休息,饿了找馆吃饭,困了就趴在路边农家桌子上小憩会。难得的是,我们扯破嗓子唱各种曲谱,喊各种疯话,骂各式人类……路上人不少,多是游人,看我们就像看怪物……无所谓啦,我们挥挥手就是场风驰电掣,Who还care那来自身后的蜜汁微笑呢?

累了,弟弟女朋友就替我开车,载着我再赴下一程。她人小胆大,开车开得像闪电。夕阳里,我被晚风吹得披头散发,像只迷失沙漠的动物,感受着落日的温柔。抬眼望去,苍山带着抹神秘的色彩,冲着我温和的招手。我们绕到洱海边上,轰隆隆的跟随海浪飞舞,水面上的各种海鸟啦啦啦的呼应,我们依旧乱喊乱唱,无暇他顾,只想要将这一生的情绪全部释放表达出来……这真是种奇妙的体验。似乎将自己置身于外太空,欢欣的呼唤星际生物,孤独的温暖。

这一折腾,我反倒跟苍山洱海交上了朋友。透过声音,她们似乎能听懂我的言语,更能触到那些或强烈或微小的情绪,在悲伤委屈难受里给了我梦想的无限包容地;在兴奋雀跃振奋中给了我梦想的无尽存放地。似乎只有这山这海,才能容纳我那大大的梦想,小小的孤独。

大理归来,还想再去;洱海边上,天天惦记。那边有毒,有灵,我被洗过一次。

--------

晶晶女士部分文章:

      我有一位好责编

      致敬我们“不油腻”的同学聚会

      格局,藏在你的喜怒哀乐里

      该用什么丈量这光阴?

      我的渺小与伟大

北京,我的北京

  1. 始于被动,止于情深

  2. 致敬母校--中国人名大学80周年

  3. 爱如台风,任性浓烈

  4. 早起,遇见陌生

  5. 你以为你了解别人的人生?

  6. 改变,让生命丰满

  7. 对不起,我可是认真的

  8. 穿过复杂恐惧的极简人生

  9. 听说人生只有四次机会

  10. 让生命去绽放

  11. 竹不留声,潭不留影

  12. 找到自己,与之和好

  13. 总是对人的良善和聪明满怀期许

  14. 双赢思维在于优先考虑他人利益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