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封面》 洱海:停业一年以后

封言封语 2019-05-28 04:57:13



洱海:停业一年以后


去年331日,大理市政府发布公告,宣布开展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专项整治。以此为起点,洱海迎来了史上最严整治,被称为壮士断腕、刮骨疗伤。一年过去了,关停的餐饮客栈现在恢复营业了吗?身处事件核心的各方当事人如今在做什么?在割舍了眼前利益之,洱海的水质有改观吗?

精彩抢先看



洱海·关停一年后的现状

之前在客栈打工的双廊本地人林大姐失业了,关停的这一年她靠四处打临工为生。


以前在客栈20003000不到一点,现在我们打零工,最多就是一千多了。”

——双廊本地人 林大姐


“说句玩笑话。以前打一点小麻将就是50的,现在连五块钱都打不起。

               ——双廊本地餐饮经营户


一些经营户转向经营,更多的则暂时离开了双廊。

 

本来这里是餐厅的,但是现在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也就只能是卖点果汁这种混混日子。原来一年毛收入大概有300多万吧,然后现在过去这一年总共加起来我卖果汁的收入可能就1万多块吧。

——双廊餐饮经营户


店铺歇业后,街上小摊贩多了起来。


原来我们是种田的,我们是农民,现在田地被占完了。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啦。就是淘生活在这里卖一点点(东西)。

——双廊餐街头的摊贩


也有人私自营业

20174月,政府强制关闭了网络预订平台关停餐饮客栈的同时,政府出于人性化考虑,给商家留下1-2间自用房,这无形中给悄悄营业埋下了隐患。春节前,双廊有经营户因偷偷营业被行政拘留。

 

悄悄开没事嘛,住宿全部停业嘛我们像本地人,可以亲戚朋友悄悄住一下。

——偷偷营业的双廊客栈

 

在双廊这边找住宿和餐饮好找吗?

“我是朋友给我推荐,我是住朋友的朋友房间。他给我推荐,熟人。

——记者对话双廊游客

 

“有些游客还是会进来,但是进来干什么?第一你住了他的房子,还让他被巡视拘留,真的是害人害己,可能海景房他才卖了五六百,一千多。三线四线也就是50块,100块抓去他要坐十几天牢房,还要罚款几千块。”

——双廊客栈经营户

 


“你偷偷开几个房间,维护成本太高了,你不可能就请个人打扫卫生,有时候两三天才开出一个房间,你就根本赚不回来个维护费。”

——客栈经营户杨雷

 

发现偷经营的现象,我们会对他们偷经营的现象进行取证。拍照然后予以教育。第二次继续屡教不改,继续以身试法,我们就报告给市执法组。予以严惩。假如市里面下来粘贴行政封条以后,有可能会影响他们以后重新恢复办证。

— —挖色经济办主任




严格查处环境违法案件,形成了打击和震慑环境违法行为的高压态势。


洱海·被关停的餐饮客栈

去年,洱海流域共关停餐饮客栈等经营户2498家(其中大理市1900家,洱源县598家),目前洱海流域房屋建设手续合法、法定必备证照齐全的餐饮客栈经营户已按整治标准申请恢复营业378家(大理市104家洱源县274家),正在关停2120家。

 

双廊一共有629家餐饮客栈,在过去一年的整治中全部被关停。双廊最早收到恢复营业通知的时间是201710月份,杨丽萍艺术酒店不在恢复营业之列。


这一年,双廊的旅游仿佛回到了未开发前。

一份2017年大理州旅游分析报告显示,2017全年共有近2100万游客来大理旅游(这个数字在2016年为3859万)。大理古城是大部分游客的首选,全年共接待1292.37万游客,占61.94%;喜洲古镇接待204.94万游客,占9.97%;双廊接待游客111.51万游客,占5.34%。与2016年双廊接待游客320万人相比,游客明显下降。而此前,双廊这座千年古渔村的游客量曾创下单日8.4万人的神话。


记者观察发现,大理古城和喜洲古镇,位于洱海流域非核心区的客栈餐饮开业相对较多,尚具备接待游客的能力。目前,双廊恢复营业的客栈只有两家。

 

生意我这里也不算海景客栈,生意只有一般,因为他们要想吃想住,想玩都没有。像俗话说的是独桥难过,我独家人或者几家人开业这种好像成不了市场。实际上市场竞争这种是越多越比较好

 

——客栈经营户老杨

  

挖色和双廊的不同之处在于,起步较晚,临海客栈在2013年以后才集中出现,在这次整治中,很多人面临刚投资就停业的困境。挖色镇涉及到113家的餐饮客栈中,有12家可以恢复营业。除了复核经营户的证照是否齐全,还要审核他们建房手续的合法性。恢复营业的经营户要签订污水排放承诺书,在环湖截污工程完工前,需要自行运送污水。

洱海·污染治理

2017年大理州基本支出201亿元,地方收入仅为87亿元,地方财力已无法全面满足基本支出需求,而洱海保护治理每年投入将达60亿元,环保投入压力十分巨大。

环湖截污工程已进入工期尾声。将在今年6月30日前全部完工。

经过一年的整治,无论是政府,经营户,本土居民都不付出了不同程度的代价。

洱海的水质总体保持稳定,初步遏制了水质下降趋势。2017年,全湖水质总体稳定保持类,界定为,其中6个月类,(1-5月、12月)、6个月类,类水质比2016年增加了1个月。201710月份,洱海透明度升高到1.9米,是2000年以来同期的最好水平。湖面局部水域蓝藻聚集程度轻于上年、面积明显少于上年。全湖没有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



“我们去年采取了史上最严的措施保护治理洱海,对我们洱海周边的一些客栈餐饮的经营者,还有一些农户都有一些影响,不同程度都有一些影响。应该说他们应该说是洱海保护治理的一个参与者,也是我们的同行者。但是我们要看到,这种阵痛,它是一种阵痛,这些损失是肯定的。大理的这些客栈应该在国内也是一个品牌,但是我们一段时间确实客栈有一个叫野蛮生长的,这样一个阶段,是吧?通过这次整治以后,我们把这些客栈,一方面规范,一方面进行品质的提升。”


我们去年应该说是基本遏制水质下滑的趋势。但是明显向好,这个还没有出现。这个只是初步的阶段的一种成效。因为湖泊治理它有一个滞后性。就是我们所有的措施下去以后,你要在湖泊内水质和水生态要反应,它还有一个过程。不可能说毕其功于一,立竿见影的见到效果。



——大理州洱海保护局局长 段彪


环湖截污工程投入运行以后,周边污水实现全收集全处理,而与此同时,污染源百分比将会出现新的变化。农业面源污染防控难题无可回避地摆在了执政者眼前

“因为农业面源它涉及到千家万户,你包括种大蒜的问题,我们原来也提出过是不是在全流域禁种大蒜?禁种大蒜我们有12万多亩的大蒜涉及10多万多农户,这个你怎么禁?它的社会稳定的压力很大,而且还有一些政策上的限制,现在也不可能实施不下去。我们在产业结构调整上还没有大的突破。”

——大理州洱海保护局局长段彪



三线落地牵动着生活在洱海周边所有人的心。所谓三线是,蓝线,洱海湖岸线,也就是1966米洱海界桩;绿线,湖岸线外延15米;红线,湖岸线外延100米。

“15米线内这些建筑一些搬迁,我们要建设一个环洱海的一个慢行运动系统,就是一个步行道和骑行道。15米以外到100米之间这个范围,我们是一个叫禁建区,禁建线,我们的管理要求就是只拆不建。三线划定面临搬迁的形势还是很严峻,因为它涉及到1000多户,这个也是有很多的压力。”

——大理州洱海保护局局长段彪



洱海·重新开业?

2017年3月31日大理市政府发布公告


 

6月份环湖截污工程完工后,餐饮客栈管理规范标准将成为重点瞩目的条文。目前,该标准已经有了初步的草案,将很快举行听证,通过法定程序颁布执行。时隔一年迟迟未能出台,是因为与洱海流域的三线划定直接挂钩,

 

 


因为大家都装了设备了,污水都已经是达标了,政府的污水处理厂也弄好了,就应该是差不多就把这个时间节点上,应该就科学地摆出来,大家不要一直在生活,在这种没有盼头的日子里真的很委屈这种,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时候。

——双廊餐饮协会会长 餐饮经营户赵煜隆

 

因为经营户的生意,生活都是依赖洱海水质稳定向好,能够尽快打开恢复渠道,因为旅游市场的恢复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双廊客栈协会副会长 赵一海



2018年4月1日  YNTV-2  即将播出 

1

8

:

2

0

:

0

0

洱海:停业一年以后


记者

朱清华   尹健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