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帐】北京的夜晚有哪些值得一玩的地方

南姜巷 2019-06-11 12:58:25


陈小姐:我喜欢那篇小男孩的推送,看了很多遍。

:我也很喜欢,我把这个故事当作确信来支撑我的生活了。

陈小姐: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小男孩吗?

:我的朋友已经警告过我不要在一个虚拟的故事里寻找真实感,不过我已经分不清了。我开始素面朝天了,因为我知道我的小男孩还没来。

陈小姐:所以他会来的是吗?

:大概是,还得再等等。

陈小姐:所以我们也是别人的小女孩啰。

:大概是。

陈小姐:那我的小男孩应该不是很厉害,因为我一点也不厉害。


我的手上是一把伞,陈小姐手上的塑料袋里晃着五听刚从小店买的啤酒。我们拐过两个弯,走进了几群分布的热闹的教学楼里,把塑料袋递给打牌的男生们。

我拉开第三罐啤酒,喝了两口酒。

“外面雨停了,我们俩先去操场聊天啦。”陈小姐拉着我走了。


七个小时前,下午五点。

陈小姐在群里说她想去工体旁的一家餐厅吃糯米饭。

吵吵嚷嚷十分钟以后,我们决定一起去那家店吃晚饭——从各自的学校出发。我把所有东西往包里一塞,开始往校外走。

倒了三班地铁以后,我下了东四十条。他们说他们快到了。

路灯已经开始弥补天黑,我发现在冬天的时候我曾经来过这里。那时我看到东四十条这个名字很有趣,就在这一站下了车,在这里度过了游荡了一个下午。

我又如之前无数次的那般迷路了。

他们说他们来接我。

那家店价位很高,我们点了一个全素的火锅和一些家乡糕点。

吃的很寒酸。我们看着朋友圈别人的晚餐,用自嘲完成了这顿成本高昂的晚餐。


往三里屯走。

女生们说要买花,东张西望,在奢侈品牌的橱窗外面打量复打量。男生认认真真的跟在我们后面,在我们凑进的每一个窗口后安静的等待。最后,我们隔着一条马路看着两个钢管舞女跳舞,普天同庆。

陈小姐忽然转头对我说:“我发现验证一个人是否是小鲜肉让他穿一条背带裤就好了。”

我四处望望,没有看到一条背带裤。

我可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一点醉意的。




十点过半。三里屯的店面打烊。

我不想回去了。我不想被锁在寝室外面。他们想回学校。

吵吵嚷嚷十分钟以后,他们决定陪我去清华紫操草坪上喝酒。

到了学校过十一点,我们在草坪上没举几次杯就开始下雨,我们躲进了教学楼。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有了高中的男同学们我不是很需要考虑找小男孩的问题。”我跟着陈小姐走上操场的围墙,“就因为我说一句想喝酒,他们就会出现,虽然只是在那里打UNO。”

“我也觉得。”陈小姐在我前面停下,“我的大学社交圈几乎都还是他们。这可能是我现在还单身的原因吧。”

“虽然他们可能不能满足精神需求。”我盘腿坐下,“但是他们能一直陪着我们。”

“是呀,或许这就是小男孩的不可替代之处。”


我们随意聊了几句,陈小姐的手机响了。

远处有几个黑影在晃动。

“他们打算走了,”陈小姐挂了电话对我说。

黑影走近,“打牌太无聊了,我们要回去了。”

“那你怎么办?”他们不约而同的看着我。

他们否定了我一个人出去走回学校的提议,讨论了几个方案。我趁机又喝了一听酒。再去洗手间。

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对我说,五道口的所有宾馆都订满了。

雨又开始下,我捏着易拉罐,不受控制的傻笑。头顶突然撑开一把伞。“都满身酒气了,别再淋着了。”背后冷冷的声音。

我把陈小姐也叫进伞,撑伞的男生把伞举到我们头顶,自己走出伞的遮挡部分。


吵吵嚷嚷十分钟以后,他们决定在操场撘一个帐篷,让一个人守着我。

两个人去冒雨去拿帐篷,叫我们站在原地,说是怕我醉了乱跑。

我说我没醉。

他们说你闭上眼走十步看看是不是直线。

我节奏不太准,闭上眼,不稳但是还算直的走了十步。睁开眼抬头,伞还稳稳的撑在我头上。


雨有些下大了,有人把我手上的空瓶收缴,大家蹲在储物柜那里闲聊。我在他们提醒我地上很脏之前就坐下来了。他们在棚的下面给我撑起了伞,一边聊天一边每隔几分钟提醒我别睡着。

搬帐篷的男生回来了。大家都去帮忙搭帐篷。我要去帮忙,被他们赶回储物棚。

我站在储物柜的最远端,猫着腰,撇出一个头看着他们:两点的路灯下的北京,他们站在雨中,撑着帐篷在那里忙碌的样子。

我想悄悄躲起来,我很幸福,我不想这么快把我的幸福用掉,我想把这种感觉存起来。

我只是很开心。

我的感受力还在线上。

没他们想的醉得那么厉害。



把防潮垫铺好以后,他们把我叫回来。注视着我钻了进去。

大家吵吵嚷嚷十分钟,最后说让拿帐篷的男生陪着我。一个个黑影在帐篷外面絮絮叨叨,叮嘱了很久。然后影子散掉了。

我和男生一人一条睡袋,我们聊了聊互相的社团问题,然后互道晚安。

整个夜晚下着雨,帐篷外雨声期期艾艾。


我在五点钟醒来。空气生冷。

旁边的男生还在熟睡,他把睡袋垫在脑袋下,黑色冲锋衣和黑色裤子的末端一双没穿袜子的脚缩在那里。

我把睡袋盖在他身上,把头探到帐篷外面。

外面有人在晨练,我和男生一直等到晨练小队离去再出帐篷。两个昨天住宿舍的男生过来帮忙拆帐篷,然后把帐篷运回去。

那个刚脱单的男生和他的女朋友汇报了动态以后,陪我在食堂贫瘠的早餐窗口逛了又逛后帮我把早餐端到桌上。

随后搬帐篷的两个男生回来,陪着我一起吃完早餐。雨还在下,一个男生用纸巾擦干净了小电瓶的后半个座垫,让我坐上去。另一个男生骑着自行车跟在旁边,送我到五道口的地铁口。


今天没有遇到陈小姐,我也没再能给陈小姐昨晚我关于那个小男孩的准确回答。

我们身边有一群小男孩们。

每有欣喜,不曾遗憾。许多事能与之共享,便是事情本来的意义。

我们都暂时为彼此所有,一起慢慢的长大。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厉害不厉害的事情。

有些感情存在的本身,就可以超越“厉害”这个定义。

写在最后

这篇推送可读性很弱。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和他们共度的时光全都是不用动脑的那种很直截的开心,面对我他们毫无矫饰的念头。我对这种流水账式的情绪毫无办法,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们。我得写写。就算你们感受不到这种开心我也得写。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