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伤不起的大理古城——另一双眼里的大理

彩云楼 2019-02-10 15:20:34

初到大理,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饥饿难耐的三个人跟着一嗨提供的GPS指向把车子停靠在距著名的“蝴蝶泉”仅一街之隔的路边小店打尖,风卷残云间即兴和等着打烊的老板谈起了古城大理,本以为当地人出身的老板会向我们推销一系列的名胜以供我们纠结,不成想,得到的第一个信息却是“蝴蝶泉就不要去了,泉水枯竭了,蝴蝶灭绝了,只剩下了一块还能证明这里曾经是蝴蝶泉的石头……”,我们的大理之行就这么开始了……



当晚,我们投宿在三塔公园边上的三塔国际青年旅社(这是我住过的最没有人文气息的国际青年旅社了),一夜昏睡不提。清晨,告别青旅,远望崭新的三塔,发动小车开始我们的环洱海的行程,本说去寻找传说中大理的“风花雪月”,可是天气很不给力,头晚没有看到“洱海月”,一早低沉的乌云笼罩着苍山,仅有的一点点“苍山雪”也躲得无影无踪,沿途仅仅领略到了点点的“上关花”,以及环湖即将结束的时候,下车吹了吹著名的“下关风”,怎么说呢,没有照片就说明这“风花雪月”已是毫无浪漫可言了!洱海,也与刚刚走过的泸沽湖比起来相去甚远,用什么来形容呢?一潭水而已……


环湖走的很快,路过了喜洲古村落,没停,因为远远望去,它太新了;路过了南诏风情岛,没停,因为远远望去,它太新了;再次路过三塔,没停,因为远远望去,它太新了!


时近中午就已经转到了大理古城,这座本应方圆12里,城墙高2丈5尺,厚2丈的古城,如今保存下来的仅有南北城的部分城墙和南城楼,其他的部分已经随着城市的扩张败的干干净净,在古城中仅存的一条“古街”上,拿着相机尽量在寻找着当年“榆城”的印记,好难,真的好难!大理古城已经演变成了一座集旅游购物、零杂餐饮、甚至小商品批发于一体的大商城,沿街不合体的彩旗迎风飘扬,各式标语大张旗鼓的悬挂在古城每一个还算“古”的角落,为了留下一个印记而拍照,好难,真的好难!!


▲大理古城仅存的南门,我只能用“彩旗猎猎、标语飘飘”来形容它,难道没有这个标语,游人就不会知道这个所谓的“三月街民族节”吗?


▲努力寻找着古城中老街的影子,可是风中的旗子实在太扎眼了,我爱我们的国旗,可咱能少挂一点杂七杂八的彩旗吗?


▲这可能是我眼中唯一一个拍“五华楼”的角度,镜头再降低一寸,照片中就会出现N把提供拍照服务的阳伞,古人如到今世定将其改名为“无话楼”而绝后快!


▲算是民族特色的建筑吧,只拍屋顶,你懂的!


▲兰花做前景,虚掉后面的亭子实属无奈之举,光圈在放小一档,横跨天际的各式电线将无处遁形


▲古街上的白族风格的店铺,形似了,神呢?无数的留白上没有一丝的彩绘


▲街角的三层小楼,风格样式我很喜欢,只是……


▲还算是民族的二层阁楼,我无法容忍一层的景象进入镜头


▲这能算是东西文化的有机融合吗?


▲这是古城中应有的,只是杂草丛生的屋檐下走满了电线


▲额。。。。这也应该算是古城应有的景色吧?


▲唉。。。古城。。。。。


▲我喜欢这里,毕竟人家银行将白族民居所特有的部分充分修饰出来了


▲这可能是我所能找到的唯一的“老”,阿伯坐在诊所内气定神闲的抽着烟杆,我喜欢您的这份悠然淡定,只希望您不会是这个诊所的主人


古城门口的美丽的“阿诗玛”(楼主语:阿诗玛是彝族,而白族姑娘是称金花……)还在,只是。。。她们已不再一边摇着织布机,一边哼唱着白族的情歌;现在的阿诗玛们站在古城前搔首弄姿,合影,20元。我无意贬低二位阿诗玛,她们真的很美、很甜、很温柔、很可爱!只是,大理,你真的已经伤不起了!!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