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随笔|坐看大理云起时

依旧大美星空 2019-06-04 13:30:28

如果有一天我决定从这个世界消失,那一定会去大理。

2路公交颠簸地穿过古城,前座白族姐姐背上的婴儿傻傻地冲我笑着,温暖的夕阳洒在窗外翠绿的田野间,背着巨大登山包的我在终点站才村码头下了车,飞快地跑到洱海边,呼吸着清凉湿润的空气,躺在码头栈道的尽头呆呆地看着最后几缕光柱从云层的缝隙中消失,天上的云一边在风的助力中变换造型,一边在夕阳的浸染下变换颜色,直到云散星升。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大理。

刚到青旅,第一次住青年旅馆有点害羞的我就被同屋小哥拉到古城角落里的一家素食餐厅吃自助餐。在门口的功德箱里投入五块钱,就可以吃到软糯香甜的蒸南瓜、清脆的炒豆芽、爽口的凉拌茄子、外焦里嫩的炸豆腐,还有各种绿色蔬菜。一碗红豆汤下肚,一群人捧着肚皮回到青旅的二层露台。露台的大圆桌边坐满了新朋友,武汉来的小哥是在进行他的大学毕业旅行,两天后就要回学校论文答辩;北京的哥们儿和我一样大,没有参加高考的他已经被纽约大学录取;日本小哥正在进行环球旅行中,中国是他的第一站,不过为了省钱,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不会去任何需要购买门票的景点;广州的小姐姐阿福聊到高兴,还偷偷送给我一本圣经,给我讲述她在各国旅行中斗智斗勇的惊险故事。本来有点害怕住青旅,在路口纠结了半天才进去问有没有床位的我,那一晚睡得特别香。

6月是旅游淡季,完全不用排队就能坐上苍山索道,半山腰长达十几公里的步道也几乎不见人。我一个人走在步道上,虽然天上不时飘点小雨,但兴致却一点不减,耳机里的音乐开到震耳欲聋。哪怕偶尔会遇到迎面走来的其他游客有点尴尬,也完全不会影响我一路上大声地吼着许巍和周杰伦的歌。树林不是特别茂密的地方,能远远看到山下稀稀疏疏的楼房,围绕着古城的大部分建筑都是灰白色的白族风情。错落有致的瓦片屋顶和深绿色的苍山、碧蓝色的洱海、还有远处雨中灰蒙蒙的天空连成一片,完全就是一副淡逸劲爽的中国画。和烟雨中让人想在西湖边吟诗作画的水墨杭州不同,雨雾中的大理让我彻底放空,心里只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虽然想在步道上一直走下去,但肚子里只有一碗肉末饵丝的我早已饿得胃痛,下山后赶紧冲进古城人民路上的店里点了两大碗凉鸡米线,来不及拌匀就赶紧大口吃起来,酸、辣、甜奇怪的搭配交织在嘴里,滑滑凉凉的异常开胃。雨过天晴后瘫坐在路边的小板凳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后悔为什么要贪心吃这么撑。如果我没有记错,凉鸡米线店直着往下走还有一家专门做华夫饼的小店。第一次去的时候小店刚刚开张,来自比利时的大叔娶了一个娇小的云南姑娘,大叔在门口的炉子上做着隔很远就能闻到奶甜香味的华夫饼,姑娘则在店里把刚买的红色格子桌布铺在为数不多的餐桌上,搭配的奶油打发得并不是很充分,但外脆里软的华夫饼还是很适合大理悠闲的下午。两年后我又再一次来到这家小小的华夫饼店,门口的炉子搬到了后厨,光秃秃的墙壁上已经贴满了各地游客留下的便签,柜台上多了一台亮闪闪的全自动咖啡机,老板娘的身后多了一个用白族传统扎染布背着的小婴儿。

离开大理的前一天,我登上三塔公园最高处的观海楼,在塔顶的栏杆上趴了很久不想离开,还在崇圣寺的祈愿福上写下了一个现在回想起来俗气到让自己起鸡皮疙瘩的心愿:“愿大自然永远这么美丽。”

等我老了,一定要在大理开一家青年旅馆。早上起来给我的客人们做一顿一直供应到中午的丰盛早餐,晚上就在院子里生一盆火,和新朋友们围坐在火堆边上,用花生配威士忌,听他们讲各自的故事。

然后,就等着初一十五月圆的晚上,看月光洒满眼前的风花雪月。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