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身揣50块钱和一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离开学校,义无反顾踏上了滇藏线|Day1-Day2:昆明~丽江

丽江柴米油盐 2019-07-07 04:41:42


恋的第23天,离开拉萨10天了,我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徒步走过滇藏线,经历生死才发现关于曾经、梦想、社会,我们失去的已太多,该做的也仍旧太多。


愚人节的早上,现当代文学课上,冷战一星期的她,对我说出分手。


那一刻完全触动起我流浪的动机,当时,我只愿潇洒离开。后来如她所说,我不是那么爱她,也不觉得她是唯一、是最好的,我才会离开她去拉萨。




第一天  讽刺的愚人节


一个背包,保暖内衣还有爷爷送的军用皮衣,三双备用的袜子,两条短裤,刀、火机、手表、水杯、手电、《在路上》,当年用来推演的破烂中国地图,部分干粮。离开学校的时候全身只有50元钱。找到一个老友没有多解释,说明目的,她给了我三百元。


下午5点到达昆明站,今天到丽江的票已经卖完了,于是买了第二天中午的,L9630 2012年4月02日11点55开12车上027号C 90元,还剩下250元。


把头发剪成最短的平头,我很明白路上会有多艰苦,会很多天不洗澡、不换衣服。看上了一顶黑色帽子,但是还得留下今晚住宿吃饭的钱。在街上徘徊了半小时,遇不到合适的帽子。


人总是在不经意中错过太多。想到我已亲手放弃感情,我不能再错过其他了。我走了回头路,买下了帽子。我打算晚上睡在火车站,在心里默默决定在路上打死也不能走回头路。回到昆明站的时候是下午6点多了,原本计划好在这里呆18小时的。想不到的是明天的票都过不了今天的安检,我被保安拦回来,于是只好去流浪了。



一直在街上闲逛到晚上9点,坐在一个陌生的公交站牌在。人来人往但是没谁会注意我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正想着中国怎么这么多人?接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这是我的新号。茜茜”。


茜茜,我的初恋,两年未见面。最开始计划去西藏,是因为和她分手,想一个人上路心里把她放下。后来没有到拉萨也把她放下了,我想过是不是因为我不够爱她,还是因为我们不见面,或是我有了D?


其实,这没理由,时间不会让一个不属于你的人永远停留在心灵神堂的位置。给茜茜回了电话,奇迹的是她竟然一个人在我前面一百米。


她是胖了许多,不过还是那么爱笑。没有寒暄,直接给他看了火车票告诉她我要徒步去拉萨和我的现状—没钱。她也没多问,带我下馆子。帽檐让我压倒了最低,她总是弯下腰来想看清楚我的表情。



其实没表情,没想法。吃过饭,散了一会步,这两年来她一直单身,现在学做面包。她来过我们学校,我避开了,当初是她坚决要分手的。


她安排我住下了一家宾馆,120元这是我一路上睡过最舒适的床但也是最不安稳的一觉。心口像是被什么压着,脑子一片混乱,临死的感受。就这样纠结了一夜。早上茜茜送来自己做的面包,我们一起到昆明站。临别时她试图给我钱,被我拒绝了,我答应茜茜回来后尽快告诉她我还活着。



第二天 L9630陌生人的故事


在候车厅坐下来,吃泡面做早饭。依旧人来人往,没人注意我,我却看着他们的故事。一家三口去旅行的,放假回家的学生,出去探亲的阿婆,甜蜜的情侣,三个不知哪国的老外。看不出有谁和我一样是背包客,但是找到两个骑车的大哥聊起来。


他们有先进的装备,足够的经济保证,我猜他们准备骑到拉萨。得到否定的答案,他们只准备到香格里拉。我说出我要徒步去拉萨,大哥“哦”的一声。三秒后才反映过来惊叹道:“你要一个人徒步去拉萨?!”“嗯,2200多公里。”。两个大哥同时竖起拇指说:“祝你好运!”。“开始检票了,希望你们也能平安到达香格里拉。”


L9630是十分豪华的,像双层大巴一样,下层是硬座上层卧铺。由于是旺季,卧铺改成了三人的座位,一个小包间里能做六个人。找到位置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大理的小女生和一个到丽江旅游的姐姐坐下了。我拿出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从第一页开始读起。在无意之间抬起头,一个男子已经找到了座位,在我对面。


他20岁左右的样子,一身休闲打扮给人一般的印象。他的背包用个铁架拉着,那架势像小时候在街口摆着死老鼠卖耗子药的怪叔叔推着满街跑的车。车上却是一个专业的登山背包,男子满脸温柔不像登山队员。


我假装看书,心想他是卖什么的?土特产?工艺品?各式玩具?黄色光盘?


“哥们,你到哪?”不急不缓的冒出这一句,还真是吓人。


“哦,我到丽江,你呢?”


“我也到丽江,你到那边旅游么?”


“嗯,去看看,你也是?”


这个时候我想他到丽江卖什么呢?


“我准备在那边住半年。”


你看果然是一小贩,还打算长久生活下去。


“我到那边散散心,在北京工作压力太大了。”


东,原谅我的无知吧!当时我真把你当小贩了。


“呵呵,怎么?失恋了?”“嗯,半年前。”依旧不疼不痒的语调。


我却激动了,一把握住他的手,“我也失恋了,就在昨天。”“恭喜恭喜,单身万岁。”东也激动了。缘分这东西,有时候还真得相信。


列车开始提速了,我突然有些不舒服,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肾结石又开始隐隐的刺痛。当初因为这7颗“舍利子”我错过了部队,现在我可不想在因为它再放弃这段旅程。庆幸的是此后再也没有发作,路上很累很苦、经历生死但都不是因为它。

  

东要我先说是怎么失恋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胡乱回想起来。 D 把以前对我的不满积压起来,一鼓作气的发泄了;我们开始冷战,这期间我也承认了是自己不好,是自己的错。 D说想静一静,我们就三天没有说话,然后到了愚人节我们分手了。王晓东戏说:“至少证明 D 还是很会找日子。”


东和女友萌在一起五年。高一开始好,毕业后东上了铁路学院,萌做了美容小姐。东的大学只上了大一上学期就退学了,然后和女友同居。东父母都是铁路局高官,从小衣食无忧基本没有生活能力。


所谓同居就是自己呆在家,女友上班,爸妈每月给他寄来生活费。萌在下班回来做饭、帮他洗衣服。他也觉得萌在这一点上觉得很委屈,在外面要工作,回来还得照顾一个男人。萌的同事是清一色的美女,男友们都很有钱宝马开大奔。


再好的感情,当初说好的无所谓,时间久了也会受到影响。为什么一起上班别人男友开车来接,自己要挤公交回家,还得照顾男友。王晓东本计划着等宅够了,靠爸妈关系找个合适工作,干几年就结婚,理所当然的结婚。


半年前,萌对她说出分手。他不知道如何挽留,一段时间甚至怀恨在心。


后来东离开石家庄到北京。一个人住着每月900块钱的地下室,每天坐三小时的地铁上下班。开始用心接触这社会,想把萌忘记了。



这种日子很充实,心里却很空虚,空虚时人的心灵总是脆弱的。人在这种情况才会真正的想问题,不带任何色彩的思考,像鲁迅所说的独语者,对自己内心发起拷问。这样过了大半年他想通了,找不到理由要别人跟着自己受委屈。


只能说自己不够强大、不够好。只能努力变好、变强大,把握好以后的恋爱,真正用心去对她。他的话让我想到了,艾·弗洛姆写作《爱的艺术》的目的,说服读者:如果不努力发展自己的全部人格并以此达到一种创造性的倾向性,那么每种爱的试图都会失败;如果没有爱他人的能力,如果不能真正谦恭地、勇敢地、真诚地和有纪律地爱他人,那么人们在爱情生活中永远得不到满足。


每个人都可以问问自己,你确实见过多少真正有能力爱的人,你能不能成为这样的人。


我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在无意中强加给 D ,把她当作兄弟来对待。我以为我做的事都是为了她,我以为她清楚我做的事都是为了她。事实上,我们的感情还没到这个境界。冷战的时候,我知道他非常委屈,把一切的原因都归根于自己。我想改变自己,我以为改变了自己,她就会高兴就不会说分手。当我自认为改变了自己的时候,她感觉不到一丝点心动。


离开的时候我顿时很清醒,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改变的;活了快20年了其实只有梦在陪伴自己,只有心思在注释生命;我要去寻找我的梦,我要去感受我心里的世界。


无意间已过四个小时,快到大理了,两个白族小姑娘早等不及了。夕阳落下,列车经过洱海,自然很美。东用的是专业的单反,而我只是一个像素300万的手机。他买了两罐啤酒要和我干杯。我却在想,这么美的风景有 D在会多好啊!后来,这罐雪花啤酒让我一直带到了布达拉宫。


当我告诉东我要徒步去拉萨的时候他很震惊,他说等自己在丽江稳定下来,也会去感受下西藏的天离地到底有多近。我给丽江的朋友老查打了电话,要他帮东找个能租半年的房子。我们开始谈起南海,中国政府总是隐忍,民众的情绪也总是高昂,东也很郁闷为什么还不开战。


我毕业很有可能会去参加解放军,以半个军人的视角我还是坚持认为无论政府的决策怎样,军人是最无奈的成为了战争工具,有时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了政府还是为了祖国。作为军人就必须去执行命令,无论正义与否,胜利一方终是合法的、正义的。当然这个社会也有很多理想主义者,他们成为作为军人默默守边卫国、奉献自己青春,这些人是值得尊敬的,也是我们民族需要的。


说到军人东很兴奋,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兵,那时候觉得当兵多威风啊!扛着枪穿着军装。后来他接的能到部队把身体锻炼好了,拿到每月几千的工资也是非常不错的,可惜现在自己年纪过了去不了。


叔叔也曾是西藏军分区的一个团长,那是在84年老山战场上用命换来的。


L9630沿着洱海边一直行驶,在天黑前离开大理白族自治州进入丽江市。


大理是个旅游资源集群不错的地方,崇圣寺三塔、大理古城、太和城遗址、蝴蝶泉、洱海、苍山。交通条件也很好,昆明到丽江有560公里,自驾7个小时也能到达了,东接楚雄,南与思茅、临沧毗邻,西接保山和怒江,北接丽江。滇缅(320国道)公路和滇藏(214国道)公路以及众多铁路在此交汇,也有航班到昆明、广州。同座的白族姑娘,教来两句白族话,吃早饭yinsu,吃晚饭yinbai。


白族的女孩还是真挺白的。后来我遇到一个队友叫斌,他在丽江的时候邂逅了一个北京的白族女孩,女孩把身上全部现金给了他。东把推车弄到车站寄存起来,我们丽江站门口等候老查。市区到火车站大概三公里距离,面包车10元,公交1元。半小时左右,老查找到我们。三人坐上面包车,直奔古城。老查帮忙找的出租房距古城四公里左右,东觉得有点远没有去看房。我能帮他的也就这么多,送他到旅馆我们互留了电话,祝他好运。


饿着肚子在古城转起来,丽江很热闹,和我的想象中有些差别。小桥流水、青石古屋,不同的是到处灯红酒绿,摩肩接踵。走进一家卖纪念品小店,老查讲出霸气的方言10元就帮我买到了三个纳西小人的钥匙环。离开时,一个姐姐拿着小人,甜美的普通话“阿姨,这多少钱一个?”阿姨不屑于正视她用极其不符合标准的普通话回到“10元一个。”我和老查相视一笑默默的走进一家小吃店,刚坐下两人顿时笑爆了。


马上,我们笑不动了,昆明5元一碗的米线在这8元,还美其名曰“纳西风味米线”,实际就是白开水加酸菜泡米线,谁让我没钱,又没吃早饭呢?还是把它吃完了,只剩下半碗清汤。



古城里酒吧一条街,商店一条街,半个小时就觉得审美疲劳感觉烦了。出了古城,取到老爸今天汇的六百元,我不敢告诉他我要去拉萨,这是他每月初给的半个月生活费。


回到老查的宿舍得知他在这边过得也不好,没有钱没有知心朋友最严重的是追求也没有,一直浑浑噩噩的混着,等着毕业证。



声明:本文所用部分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 

Copyright © 云南跟团游价格交流群@2017